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朱蓬蓬的个人主页

 
 
 

日志

 
 
关于我

一个没名堂的老头。

网易考拉推荐

十字路口文学与红绿灯政治的警示  

2015-02-26 09:09:2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十字路口文学与红绿灯政治的警示

朱蓬蓬

人民网有一个题目,就是在习近平总书记召开文艺座谈会以后,文学艺术界的情况怎么样?笔者对这个问题很感兴趣,因为在今年的春晚前后,所有文艺界人士都有一番新气象,特别对一些大是大非的问题,许多人都开始自觉地检查自己,重打锣鼓新开张。特别令我感到动心的是成龙先生,他在房祖名回家以后,亲自动手给他剃了一个光头。

笔者再学习习总书记的讲话后,回忆起刚刚参加革命的时候,学习毛主席在延安文艺座谈会上的讲话时的情景。那时候,年轻幼稚,单纯无欲,这有什么问题呢?文艺就是为人民服务的嘛!但是到全国解放建立中华人民共和国以后,慢慢地就感觉到文艺问题不是那么简单的事了。1950年批判赵丹主演的《武训传》,给文艺界当头一棒,1955年批判胡风反党集团,最后升格为反革命集团,我一个十分年轻的参加了文学工作者协会为会员,开始动笔写稿子的人,竟然因为触及到主观战斗精神,被打成胡风反革命集团分子,开除公职送劳动教养,1957年更在全国范围内开展了反右派运动,全国数以百万计的中国知识分子精英经受了一次严肃的锤炼……

回顾和反省历史,现在比较地清楚了,造成这样的局面,“左”当然要承担责任,但中国的知识分子本身也存在着某些致命的缺陷……

笔者再在文字堆中查阅,读到张新颖先生有一篇文字,“我们一代若干人必然结果”,记录了1947117日晚,北京大学“方向社”在蔡孑民(元培)先生纪念堂召开“今日文学的方向”座谈会。当时辽沈战役已经结束,平津战役迫在眉睫,在历史大转折的前夕讨论文学的“方向”,自然不会只是一个单纯的文学议题。谈到政治,沈从文把它比喻成“红绿灯”,而文学是不是需要用“红绿灯”来限制呢?沈从文提出了这样的问题。

笔者突然感觉到,1947年讨论的问题,在半个多世纪以后的2015年,似乎仍需要继续讨论。这里先摘录若干原文于此:

【沈从文:驾车者须受警察指导,他能不顾红绿灯吗?

冯至:红绿灯是好东西,不顾红绿灯是不对的。

沈从文:如有人要操纵红绿灯,又如何?

冯至:既然要在路上走,就得看红绿灯。

沈从文:也许有人以为不要红绿灯,走得更好呢?

汪曾祺:这个比喻是不恰当的。(因为承认他有操纵红绿灯的权利[]即是承认他是合法的,是对的。那自然得看着红绿灯走路了,但如果并不如此呢?)我希望诸位前辈能告诉我们自己的经验。

沈从文:文学自然受政治的限制,但是否能保留一点批评、修正的权利呢?

废名:第一次大战以来,中外都无好作品。文学变了。欧战以前的文学家确能推动社会,如俄国的小说家们。现在不同了,看见红灯,不让你走,就不走了!

沈从文:我的意思是文学是否在接受政治的影响以外,还可以修正政治,是否只是单方面的守规矩而已?

废名:这规矩不是那意思。你要把他钉上十字架,他无法反抗,但也无法使他真正服从。文学家只有心里有无光明的问题,别无其他。

沈从文:但如何使光明更光明呢?这即是问题。

废名:自古以来,圣贤从来没有这个问题。

沈从文:圣贤到处跑,又是为什么呢?

废名:文学与此不同。文学是天才的表现,只记录自己的痛苦,对社会无影响可言。

钱学熙:沈先生所提的问题是个很实际的问题。我觉得关键在自己。如果自己觉得自己的方向很对,而与实际有冲突时,则有二条路可以选择的:一是不顾一切,走向前去,走到被枪毙为止。另一条是妥协的路,暂时停笔,将来再说。实际上妥协也等于枪毙自己。

沈从文:一方面有红绿灯的限制,一方面自己还想走路。

钱学熙:刚才我们是假定冲突的情形。事实上是否冲突呢?自己的方向是不是一定对?如认为对的,那末要牺牲也只好牺牲。但方向是否正确,必须仔细考虑。

冯至:这确是应该考虑的。日常生活中无不存在取决的问题。只有取舍的决定才能使人感到生命的意义。一个作家没有中心思想,是不能成功的。……

读了以上下载的文字,可以想见,1947年,文学家对于文学和红绿灯政治这样的大问题,仍然是没有落定的炫在文艺界人士头上一把利剑。

据文字记载,十二月十六日,许多人都离开北平了。沈从文的旧识、时任南京政府青年部次长的陈雪屏十二月来到解放军包围的北平,抢运学者教授,通知沈从文全家南飞。沈从文选择留下。他给大哥沈云麓的信中说:“北平冬晴,天日犹明明朗朗,惟十天半月可能即有地覆天翻大战发生!”“北平可能不至于毁去,惟必然有不少熟人因之要在混乱胡涂中毁去。大家都心情沉郁,为三十年所仅见。……二百万人都不声不响的等待要来的事件。真是历史最离奇而深刻的一章。”

沈从文很快就清醒地认识到,【北大座谈会所讨论的“红绿灯”问题,是一个不需要、也不可能再讨论的问题,因为即将来临的新时代所要求的文学,不是像他习惯的那样从“思”字出发,而是必须用“信”字起步,也就是说,必须把政治和政治的要求作为一个无可怀疑的前提接受下来,再来进行写作。看清楚了这一点,他也就对自己的文学命运有了明确的预感。】

笔者这里并不对沈从文的人生做什么结论性的专门研究,不过,抽刀断水水更流,举杯消愁愁更愁,人生在世不称意,明朝散发弄扁舟。只是认为,沈从文先生对文学和红绿灯政治的认识是有见地的。

习近平总书记的文艺座谈会召开以后,在十字路口,当红灯和绿灯分别亮起的时候,文学艺术界的人士应该清楚绿灯可以起步,而红灯应该止步了。笔者注意到,从获得诺贝尔文学奖的莫言,到不很知名的各色玩家,不少人的确在红灯面前止步了,而不少新人则在绿灯亮起时创新地起步了。

2015226日星期四

  评论这张
 
阅读(4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