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朱蓬蓬的个人主页

 
 
 

日志

 
 
关于我

一个没名堂的老头。

网易考拉推荐

从评述《天堂蒜薹之歌》说起  

2013-10-06 22:00:05|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从评述《天堂蒜薹之歌》说起
朱蓬蓬
   《天堂蒜薹之歌》是莫言上个世纪末创作的一部小说,小说取材于

现实生活中发生的真实事件:数千农民响应天堂县政府的号召大量种植

蒜薹,结果蒜薹全部滞销,县政府官员却不闻不问,忧心如焚的农民自

发聚集起来,酿成了震惊一时的“蒜薹事件”。这起被报纸报道的事件

促使莫言用了三十五天时间,义愤填膺的记录了整个事件。请注意:这

部类似报告文学的东西,据“百度”记载:由于当时的“政治风波”,

此书最早只能在港台出版。
    莫言获诺贝尔文学奖后,全国震动,文学界则在欢喜中随带许多迷

惑,因为一般中国群众,大都根本不知道莫言是何许人也。至于“红高

粱”,连老朽也只知道是张艺谋导演的电影,并不清楚这是莫言的小说

原著改编。
    据中国翻译界的说法,更有点令人吃惊,上海外国语大学高级翻译

学院院长柴明颖教授,谢天振教授似乎都认为,忠实于原文本来是翻译

的常识,但这事儿显然不是那么回事。比如,有翻译家杨宪益夫妇操刀

的《红楼梦》英译本,长期备受推崇,被公认为是最严谨、准确的译本

,但在国外图书馆,杨氏译本的借阅量远远少于英国翻译家霍克斯译本

。因为这个霍克斯《红楼梦》译本适合英国读者的口味和审美习惯,你

硬抠字眼,翻译正确,再苦再累,仍注定是无人问津。所以,翻译已经

蜕变为一种新兴的语言服务业,为适合外国人的需要而译,中国人的文

化才能走出去。把话说白了。把作品结尾改成相反的结论,也可以是被

允许的了,这还成什么话?
    译界举例说,莫言去年摘获诺贝尔文学奖,给翻译界带去的震动在

某种程度上比文学界更大。其作品英译者葛浩文不仅没有对小说逐字逐

句翻译,甚至“连译带改”,在翻译《天堂蒜薹之歌》时,把原作者的

结尾居然改成了相反的结局。
    据笔者查阅“天堂蒜薹之歌”21章的结尾是这样的:
    “本报讯:中共苍天市委对天堂蒜薹事件已作了全面调查,最近作

出处理决定:撤销对天堂蒜薹事件负有主要责任的仲为民天堂县委副书

记职务,并建议撤销其县长职务;县委书记纪南城停职检查,视检查情

况另行处理。对借机煽动搞打砸抢的少数违法分子,天堂县司法部门依

法进行了严惩。”
    这个结尾是新闻报道式的,如果说葛浩文把它改为相反的结论的话

,意思应该也是很明确的,天堂县领导无事,司法部门镇压了造反的农

民群众。
    笔者记得,在中国翻译史上最早的严复,大致也是意译,他翻译了

《天演论》、《原富》、《群学肄言》、《群己权界论》、《社会通诠

》、《法意》、《名学浅说》、《穆勒名学》等著作。用的是古汉语体

,但人家的意译,绝对不会违背原作者的本意,否则,那还叫什么翻译

?     笔者还记得,在上个世纪,鲁迅和郭沫若曾打过翻译有误的笔

墨官司,比如,一个指责把“milk way”翻译为“牛奶路”是笑话;

另一个则还击把“make water”翻译为“制造水”更是错误。因为

“milk way”的意思是“银河”;而“make water”的意思是“小便

”。
    从中国历史上的翻译到当代现实中的翻译,其演变是正常的吗?或

者说是应该的吗?翻译界似乎存有异议,如果把译界这个异议扩散开来

,也许持异议的就会更多。
    笔者以为,无论是直译还是意译,都应该是允许的,因为他没有改

变作品的本意,如果把原作者的本意都篡改了,就是所谓的“连译带改

”,以适应某些人的口味,甚至是迎合某种政治上的需要,这在人道的

文学事业来说,本乃开启读者的灵性和智慧。文学家,或者包括文学翻

译家,是人类灵魂的工程师,如果对文学、翻译事业,仅仅当做市场商

品的交易,那是不道德的,应该持抗议态度了。
    笔者不清楚莫言先生是否懂得外语,是否知道葛浩文已经把他的原

作结尾改成了相反的结局,如果知道而不言不语,那就是默认。承认外

国人的篡改。而承认外国人的篡改则是明目张胆地表示,诺贝尔文学奖

在政治上的倾向是“反华”的。
    遗憾的是,这堂堂的中国第一位大陆的党员作家,作协副主席,为

了接受这诺贝尔文学奖,不但允承人家“反华”,甚至还当着瑞典中外

记者,表示“希望刘XX早日获得自由”,全世界都知道了莫言的政治态

度,这真是有点出格得冒天下之大不韪了。奇怪的是中国文学舆论界竟

然没有公开提出异议。甚至有意无意地,把中国的莫言和原苏联《静静

的顿河》的作者,也是共产国家取得诺贝尔文学奖的肖洛霍夫联系比较

起来。
    众所周知,在原苏联,《静静的顿河》的主角葛里高利也是个受质

疑的典型人物,不知道这是有意如此比较,还是得意忘形,以至于公然

地助纣为虐了。
    2013年10月6日

  评论这张
 
阅读(13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