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朱蓬蓬的个人主页

 
 
 

日志

 
 
关于我

一个没名堂的老头。

网易考拉推荐

这是一段府右街的变迁史  

2013-10-05 19:17:16|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这是一段府右街的变迁史
朱蓬蓬
    1979年9月,我亡命北上,天天流连在新华门前,是为无数上访者之集中地也。
    据这个地方有文字记载的变迁史说:在北京中南海西侧,有条南北走向的街,叫府右街。1913年,中南海成了窃国大盗袁世凯的总统府,遂命名中南海南门(即今新华门)外的一条街为府前街,中南海西侧的街则命名为府右街。这就是府右街的由来。
    于是,我才知道当年流连在新华门,就是中南海的南门。而中南海西侧的街则被命名为府右街。
    府右街全长1673米,北起西安门大街,与文津街相连,南至西长安街,与大六部口相对。东临中南海,西与西小巷、东红门胡同、西椅子胡同、博学胡同、枣林大院、灵境胡同、太仆寺街和力学胡同相交。中南海西侧的红色围墙,有一半为明清皇城,即从灵境胡同东口,到府右街南口。再早灵境胡同东半截部分也是皇城,与今皇城根街相连。明清皇城的西南角是少一个角的。这是因为明代修北京城时,这里有一座元代古庙,称庆寿寺,为了保存这座古庙,皇城到此绕了一个弯儿。50多年前,府右街南口往西不远的地方,有两座古塔,故又称为双塔寺,是北京著名的古迹。后来因为展宽西长安街把那两座古塔拆除了。
    从府右街的开辟到现在,已有近百年的历史。从前,府右街南半截为皇城根,北半截为中南海的一部分,是不能通行的。民国十五年(即1926年)北京政府陆军检阅使冯玉祥派军工在正阳门与宣武门之间的城墙上扒开了一个豁口,并由京畿警卫营司令鹿钟麟负责施工,修筑和平门及其门内门外的南北新华街,往北通向府右街。遇到皇城阻路,于是,又在今灵境胡同东口的皇城上扒了一个豁口,通向西安门。这样,就使府右街的长度伸长了一倍。
    今府右街南半截,在明代隶属于小时雍坊,称皇城西南角、称灰厂、石厂,街口内西侧的李阁老胡同、太仆寺、衍圣公宅等,都是明代就有的地名。
    古代“厂”字同“场”字是相通的。灰厂、石厂也同于灰场、石场,是明代修建紫禁城和西苑时堆放砖石灰料的场所,本无特殊之处,有时,就被称为灰厂夹道。明陆钱《病逸漫记》载:“京师有妖尼,上遣汪直出主灰厂孰鞠之后,即以灰厂为西厂。”引文中的汪直,是明代有名的大太监,同主持东厂的大太监魏忠贤臭名相齐,东厂和西厂都是当时的特务机构。有秘密捕人、先斩后奏之特权。引文中所云之明代的灰厂,石厂就是今之府右街。
    清朝时,设邮传部于府右街南口路西,邮传部北侧胡同,即称邮传部后身,今称府右街西小巷。李阁老胡同是北京著名的古巷之一。《长安客话》称:“李文正东阳赐第,在灰厂小巷李阁老胡同。”《帝京景物略》称:“李文正祠近皇城迤西,孝宗赐第也。”李东阳乃明代东阁大学士,时人称其为阁老。是一位清官。李阁老就是因此而得名的。       1965年受当时思潮影响易名为力学胡同,一个具有500年历史的,本来仍保持有明清格局的古地名,却被一个不伦不类的新地名取代了。
    府右街北半截,早年是中南海的一部分。3号和4号为永佑寺,清雍正九年(1731年)建,为祀皇城城隍老爷之所,此为城池的保护神。如今庙内殿宇尚存,只是没有了城隍,而成了府右街小学校舍。庙旁之光明殿为明万寿宫遗物,元大都遗址。西红门,乃明清西苑火药库所在地。
    位于府右街西侧的西椅子胡同15号,为著名抗日爱国将领张自忠故居,现为张自忠小学。张自忠是1934年购得此处住宅的,他从1935年至1937年在此居住。1988年在张自忠小学校内树立张自忠将军纪念碑。上面镌刻有张自忠殉国后周恩来的悼词:“其忠义之志,壮烈之气,直可为我国抗战军人之魂。”冯玉祥的悼词:“抗战以来以兵团长兼集团军总司令,亲率部队,冲杀敌人,受伤不退,力战身殉者,此为第一人。”
    而皇城根附近的砖塔胡同,当年受蒋介石之派遣,到北京和共产党谈判的“和平老人”邵力子和张治中到北京后,就留下了。邵力子就住在砖塔胡同14号。
    1950年,作为我父亲的好友之一,由于我的询问,柳亚子先生一手龙飞凤舞潦草的毛笔字,从右至左直书的老式写法及落款留印,在全国政协的信封信签上就像爱墨宝,来信中,详细叙述了他所知道的我父亲的情况,嘱我立即赴京,他可以协助我,请中共中央厘清关于我父亲朱其华的下落和去向。遗憾的是,我当年太年轻不懂事,也不知如何从渝去京,就向组织部领导汇报,并将柳亚子、邵力子先生给我的信件,都交请组织上存入档案,以便有一天方便时,组织上可以协助我查清老共产党人朱其华之究竟。
    就此以后,去京未成,政治运动却一个接着一个,我是属于家庭历史不清问题严重的当然运动员,几十年的青春就无缘无故地被消耗了。等到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正本清源,落实政策的时候,我请组织部查看我的档案,竟被告知,这些重要的函件已经不知去向......
    联系到府右街的变迁史,如果没有人记述,也只能成为“谜”。我父亲那历史之“谜”,能有揭开的一天吗?
    2013年10月5日


  评论这张
 
阅读(7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