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朱蓬蓬的个人主页

 
 
 

日志

 
 
关于我

一个没名堂的老头。

网易考拉推荐

一位真正是童心的上海Lady走了  

2013-04-23 16:14:01|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一位真正是童心的上海Lady走了

朱蓬蓬

写过《上海探戈》、《上海Lady》、《上海Fash-ion》、《上海罗曼史》、《上海女人》……的有点名气的女作家,我认识但未见过面的程乃珊“上海lady”走了。这是我在今天由网友辗转传信告知的。据告知,时间符号是2013年的4月22日,这位笔下流淌着汩汩的老上海旧事风情、人心事故的女作家,因白血病于凌晨在上海华山医院病逝,享年67岁。无论如何,活的时间是短了一点,不能不引为遗憾。

我是怎么样认识她的呢?当然是因为她的作品。因为我是上海人,从小生长在上海,因此在我的人生中,经历了祖国南北东西的坎坷奔走以后,尽量客观一点说,如程乃珊在她书中所描述的鲜活的“上海味道”,已经坦然无存。这味道,包括了上海人的风度、品格、习惯、谈吐、作派……其它地方的人是学大不来的,也是很难理解和说得清的。就像周立波的“海味”,在脱口秀的芸芸众生中是独一无二的。但是,上海味道可以到程乃珊的书中去体会。据传,她的最后一篇讲述自己家族故事的稿件——《就这样慢慢教化成上海女人从小脚到高跟鞋之一》,成为程乃珊的遗稿,它将在五月份的《上海文学》上发表……

斯人虽已逝去,但她的文字还留存于世。我这个并没有和她见过面,但却声称认识她,这又是怎么一回事呢?

时间大概是在上个世纪的八十年代末或九十年代初,我经受了巨大的痛苦以后,重新回到人间,但总对人生这个命题充满着迷茫,我很想把我那悲惨的人生故事告诉程乃珊,那是一个巨大的谜团,我怎么努力也解不开这个谜团,我不礼貌地脱口而出:小女子,你实在是单纯得太出奇了。

遗憾的是,我在最后的时间,并没有把我的故事告诉她,因为我不忍心破坏她这个永葆童心的上海Lady,而且我已经慢慢地懂得,这世界上每个人都有自己和别人不一样的遭遇,这些不同遭遇的故事,幸福的情节可以敞开心怀地讲,但那些苦恼的,特别是不知道为什么苦恼而悲惨的那一部分,告诉人家就能舒缓吗?对于那些历史造成的谜团,即使你告诉了别人,又有谁能为你释怀呢?

具体来说,我是指我在医院病危中,陆续写下的《谜一样的人生》这本书,出版以后,我曾经答应过程乃珊,把我的书寄给她,但是我总感觉到这位上海lady是那样的单纯,是那样地有浓浓的上海味道包围着她,如果我用我这个上海人所经受的丑、恶、苦、陋、恨……集中在我的书里,那不是会整个地破坏她已经成型的美好的上海味吗?

稍微有点不解的是,我们许多写字的人,在这许多年中,经受了太多的磨难和坎坷,早就泯灭了童心,也许就是这个原因,所以,我一直犹豫着,也没有把我的书寄给她,而她却已经离开了这个世界。应该走的是我这样的老朽,但是年轻的仅仅67岁的她却先走了。

程乃珊走了,但她最后还是在问:“我是不是会死?”

这个死就是“走”。她怎么会走呢?《上海探戈》、《上海Lady》、《上海Fash-ion》、《上海罗曼史》、《上海女人》……已经像莎士比亚、莫泊桑、托尔斯泰、巴尔扎克、泰戈尔、车尔尼雪夫斯基……等等伟大作家一样,留存在世人的心里。当然,我是指这些作家作品中的美好情节的部分……至于像杜斯妥也耶夫斯基的《罪与罚》和果戈理的《死灵魂》之类,那典型环境中典型性格,尽管意境深沉或者深刻,但若和上海味道摆到一起,那总是有点不伦不类的;即使是罗兰罗曼的《约翰·克利斯朵夫》那高贵的个人英雄气质,也是和上海味道不能类比的……

我只有这样认识,不让我那个已经没有上海味道的《谜一样的人生》,那些已经极其不良的味道,去传染了她的“海滩上种花”那样单纯的心灵,因为程乃珊的书和冰心的书摆在一起还可以,如果把程乃珊上海味道的书和莫言山东习性的书摆在一起,那是既不能比较,也无法想象的。我这个话的意思,并非是在比较作家和作品的优劣,而是为了在程乃珊最爱的“蓝屋”里,大家都要小心地呵护着,才能永葆这童心的上海Lady。

程乃珊走了,她的走,使我更加认定,一个作家,并非一定要在这个恶斗的商品经济社会里,费尽心机世故狡猾地应付人生,取得财富和声誉之后,自我感觉良好地从江湖之远走向庙堂之高……

据媒体的报道,程乃珊的丈夫严尔纯说:“她是一个保持着童心的人,她以前常常说,自己本来是一只丑小鸭,后来找到了文学,就变成了白天鹅。”话至此,严尔纯布满血丝的眼中竟然有了一丝笑意。

程乃珊是因为白血病才离开这个人世的。据说上海还有一位作家赵长天,也是最近因为白血病去世的,为什么上海会有那么多的白血病发生呢?很对不起,我无缘无故地突然要埋怨嘉兴漂浮到上海黄浦江的死猪了,尽管这白血病和死猪不见得有什么关系。

程乃珊走了,上海各界人士在悼念程乃珊,一般的评说都认为乃珊是个非常快乐的人,性格很开朗,生活比较安逸精致,她的突然离世,让人很吃惊。老上海的作家本就不是很多,能写到形神兼备的,程乃珊是其中的佼佼者。她触摸到了老上海的灵魂。

作家王小鹰说:程老师为人真率、热情、单纯,她是真正的写上海的作家。短短时间内,上海文坛失去了两位好作家(另一位是赵长天老师),且都是因为白血病。很痛心。

儿童文学作家殷健灵对于程乃珊的早期作品《蓝屋》说:我一直念兹在兹,铭感于心。于我而言,某种意义上,那是自我奋斗追求自己的生活的代名词。感谢程乃珊先生。愿她西游路上一路走好。

《中国周刊》总编朱学东说:程乃珊是中国小资文学的肇始人,比安妮宝贝早多了。安息吧!

盛大文学研究所所长黎宛冰说:她是一个活在昨天的女人,就连她的叹息都是那么的优雅……您说看到我总能让您想起您的爷爷。好吧!您终于能在天堂和您爷爷重逢了!若遇雅安来的那些苦难的天使们!请您定要为他们讲述一些他们未曾知道的、这个世界曾经有过的美好故事……

能说会道的周立波也说:走了,且走好!上海作家,上海lady,程乃珊……

2013年4月23日星期二

  评论这张
 
阅读(7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