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朱蓬蓬的个人主页

 
 
 

日志

 
 
关于我

一个没名堂的老头。

网易考拉推荐

对“只讲一不讲万”的疑惑  

2013-02-12 19:03:09|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对“只讲一不讲万”的疑惑

朱蓬蓬

读于坚先生的文章《只讲一不讲万》,(见《南方周末》2013-2-7自由谈版)颇多教益,因为文章的中心意思大概是:不要只讲一,而是要多讲万。

只讲一,以一贯之,(这大概是指政策言论之类)一言以撇之(这本来是对事情总刮的言语,形容词而已),都要不得。

譬如“一张白纸”(这大概是指毛泽东的话“一张白纸,可以画最美的图画”)

譬如“千城一面”,也许对城市建设来说是不大好,但却引申为“本质主义,趋同、乏味、难玩、无趣,就是因为要表现一个非历史的唯一本质,高大、雄伟、富足、终于站起来了”。(这里大概有不便明言的所指)

“某些知识分子一发表意见就是全称判断”,被别人骗了一把,就说中国人都是骗子。一提腐败,就说“全民腐败”。这是谣言是谎言,凸显的是造谣者的伪先知形象。其实,说骗子多了,腐败多了,不过是形容得大了一点,当然不会包括于坚先生在内。如果否定这个形容,可能才真的是宽容骗子,放任腐败,不见得要得。国家领导人不也是说不打腐败就要亡党亡国吗。

一和万,多与少,大概也是辩证关系。不大可以绝对量化,尽管最近比尔·盖茨提出用微测量化的科学理论来解决世界上的一切问题。

于坚先生最后写到胡适先生上世纪初的话——“多研究些问题,少谈些主义”。说“主义是一,问题是万”。因为是第一次听到这样的诠释,就感到有点疑惑。胡适先生一句实实在在的普通的话,或者是针对共产党人的马克思主义。但依笔者的理解:因为启蒙年代各式主义太多,所以胡适说最好少谈些主义,我们国家存在的问题很多,但认真研究的太少,最好多研究些问题。如此而已。

但是于坚先生由此结论为“一思维的恐怖在于,玄谈倒也罢了,一旦大权在握,吾道一以贯之,削足适履,一刀切下去,那真是惨不忍睹,这种教训难道还不够?”

本来于坚先生的意思是可以理解的,但涉及“一旦大权在握”一刀切下去,历史已经有过的教训确实是惨不忍睹。但在党的十八大以后,目标已经明确,以习近平为总书记的党中央,要求全党在政治上思想上行动上保持一致,空谈误国,实干兴邦,大权在握以后,这一刀如果不切下去,不就看着我中华儿女炎黄子孙亡党亡国吗?

再回到于坚先生的文章前面所说:“一当然重要。一,唯初太始,道立于一,造分天地,化成万物。(说史)一也者万物之本也。(淮南子·诠言)抱一而为天下式。(老子)这些古人的话都是强调一。至于辩证的,朱熹讲一理,但也强调一之在场的不同,因地制宜,一也是万。

道生一,一生二、生三、生万……五四知识分子反传统,一笔抹煞,以一概全,“五千年只看见吃人“,也许是矫枉必须过正的形容。于坚先生问,只看见吃人,早吃光了,我中国还有人吗?老朽的回答是,就算是吃了许多人,还有生的呢,即使计划生育,中国现今也有了13亿多的人。不仅生万,而且生亿

至于中国式的道,道可道非常道,只可意会不可言传。这种玄机,在个人,需要自我的良知、修养、慎独;在社会,需要道德文章,纲常伦理。这个观点,不敢疑惑,只能说对。

“但是在文明晦暗、道德滑坡的时代,‘非常道’也经常容易被野心家利用,自命替天行道,以一律、一致、一概、一声令下、一致通过、一笔勾销、一蹴而就来消灭二,消灭三,消灭万。”

于坚先生担心的这个问题,的确很重要,可能也有不少人有这样的担心,或者有这样的疑惑。老朽以为,解决的办法:应该是发扬民主,应该是人民监督,应该是依法治国。

2013年2月12日星期二


  评论这张
 
阅读(15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