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朱蓬蓬的个人主页

 
 
 

日志

 
 
关于我

一个没名堂的老头。

网易考拉推荐

话说我的海宁老乡金庸先生  

2012-07-11 06:45:16|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话说我的海宁老乡金庸先生

朱蓬蓬

1952年,学习苏联先进经验」,进行高等院校院系调整,许多文科和工科学校被拆分。1998年9月,四所被拆分了四十多年的大学,浙江大学、杭州大学、浙江农业大学和浙江医科大学完成合并,这就是新的浙江大学,由原新华社香港分社副社长张浚生出任党委书记。

1999年5月,张浚生书记邀请金庸先生(即查良镛)出任新浙大人文学院首任院长。当年,这个消息全国轰动,媒体做了各种各样的报道。

金庸是我的海宁老乡,而且,我几乎读过他的全部武侠小说。在近代文坛,在海宁,金庸还有一位近亲徐志摩。海宁徐家也是望族,和査家结为姻亲,金庸母亲徐禄是徐志摩的堂姑妈,金庸唤徐志摩表哥。小时候,金庸跟母亲回徐家,见过这位才华横溢的表哥。当时徐志摩已从英国留学回来,在剑桥大学写的《再别康桥》一诗已脍炙人口。但在70多年后,金庸以81岁高龄,心血来潮,赴剑桥大学攻读硕士、博士,续写了家族文人的名校缘分。有意思的是,金庸获剑桥博士,剑桥圣约翰院长杜柏琛(Christopher Dobson)亲自从英国飞来香港,颁证书给他。其实在此之前,金庸也已是牛津的院士。当夜,剑桥院长身穿长袍,以拉丁文宣布金庸成为剑桥荣誉院士和文学博士。接下来再用英语讲话,说剑桥从来不在海外颁博士学位,因为金庸成就卓越,所以破例。

这真是,为海宁争光,为600年查族添彩了。在60多年风起云涌,运动不断的时期,金庸先生福大命大,功成名就,国内那还有第二人能比?

据传说,新中国刚成立不久,一九五○年,查良镛就前往北京外交部要求参加工作。他以为自己读的是“国际法”,熟悉国际事务,又认识当时任周恩来外交秘书的乔冠华,一定可以为新政权作出贡献,实现从小就希望做一个出色外交家的美梦。可是老友归老友,共产党是讲阶级出身的,尽管外交部需要人才,乔秘书也绝对不敢介绍一个受过国民党军政学校教育、又是地主后代的非党人士进入外交部的。查先生不被接纳,就只好又回到香港来。接踵而来的在1951年,他的大地主父亲查枢卿便在“土改”中被斗,在“镇反”运动中被枪决了。

如果回顾历史,应该说,金庸先生是幸运的。当年乔冠华若真的向周恩来推荐了查良镛,而周恩来也接纳了金庸,很难说其结局会怎么样。按照金庸的经历,能在历次政治运动中过关吗?这是很难想象的。

经过了几十年在香港的历练和观察,金庸成熟了许多。记得他于1948年毕业于上海东吴大学法学院,由于他1946年已经在上海《大公报》任国际电讯翻译,所以毕业后便被调到香港分社来了。

大陆许多人只知道金庸是武侠小说作家,但并不晓得从1953年到1958年,出生于海宁书香门第查家的他,恋上当年的著名影星夏梦,并为她写了好几个剧本。有评论说,那时候的影片《不要离开我》,其中的插曲《门边一树碧桃花》十分生动,富民歌风味,其词曰:

“门边一树碧桃花,桃花一枝头上插,村前村后少年郎,有事没事他来到我家。东家的郎君长得俊,西家的哥哥力气大,还有后山的那个人儿,嘿!他天不怕来地不怕。瞧着这个好来那个也不差,这可真正急坏了我的妈妈。她细细来问咱细细问咱,好教人说来羞答答。我早思夜想放心不下,啊哟,老实说吧,心儿里可另有一个他。”

大概在香港的日子,比起大陆来要宽松许多。金庸先生曾办起了《明报》。这《明报》开始并无什么影响,但在大陆“自然灾害”的年头崛起,平均日销量五万份,已完全摆脱了财政窘境。1962年以后,明报就推出了“自由谈”,他申明大家可以畅所欲言,自由地谈论国家大事,不必限于风花雪月。

在这个时期,他曾经和也是浙江籍的曹聚仁做过一次论战,按照一般的说法,

当时查先生宣称他原来相信过马克思主义,后来不了,转而信奉英国哲学家罗素的“理性主义”。查先生亲自写的话是:“曹先生从不信到相信马克思主义,他则是从信到不信,他们两人向着不同的方向走,可能在某个甚么地方有过交叉点。”

其实,不管是理性主义还是马克思主义,都不是金庸和曹聚仁论战的实质,历史的发展说明,这两位大师,都是热爱祖国这片土地的。因为许多事情随着社会的进步,也有了新的演变,例如,曹聚仁成为了大陆、香港、台湾高层之间可以通达的政治牵线人。而海宁当局于八十年代初撤销了海宁县人民法院原判,宣告金庸的父亲查枢卿无罪。判决书是这样写的:

“原判认定查枢卿在解放后抗粮不交,窝藏士匪,图谋杀害干部以及造谣破坏等罪行,均失实。至于藏匿枪支一节,情节上与原判的认定有很大出入。本庭认为,原判认定查枢卿不法地主罪的事实不能成立,判处查枢卿死刑属错杀。经本院审判委员会讨论,判决如下:撤销海宁县人民法庭一九五一年四月二十六日第一百三十四号刑事判决,宣告查枢卿无罪。”

笔者以为,这可能是极少见的平凡案例。或许是浙江海宁绝无仅有的案例。

对此,查先生专门给海宁县委领导去信说:“大时代中变乱激烈,情况复杂,多承各位善意,审查三十余年旧案,判决家父无罪,存殁俱感,谨此奉书,着重致谢。”看来金庸先生也大量。

《孟子》中说,“君子之泽,五世而斩”。然而定居海宁600年来,査氏家族传承二十几代,历经时代变迁,却一直名人辈出,至今仍是江南望族。这个家族为何有着源源不绝的涵养与力量,获得如此傲人的成就?

董才子先生评说金庸,既要“听党与政府的指挥,跟随党的政策,又要不是甘心作党的工具,受它利用,丧失作一个诚实的新闻工作者的良心与立场。”

这个功夫,以笔者所见,实属不易,值得中国那些自命清高的知识分子学习。

2012年7月11日星期三

  评论这张
 
阅读(13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