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朱蓬蓬的个人主页

 
 
 

日志

 
 
关于我

一个没名堂的老头。

网易考拉推荐

纪念进军解放大西南63周年  

2012-06-27 15:31:18|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纪念进军解放大西南63周年

朱蓬蓬

1949年2月5日,中原野战军遵照中央军委关于统一全军组织和部队番号的命令,改名为中国人民解放军第二野战军,刘伯承任司令员,邓小平任政治委员,张际春任副政治委员兼政治部主任,李达任参谋长。野战军辖第3、第4、第5兵团,共9个军。

1949年10月1日,毛泽东主席在天安门宣布中华人民共和国正式成立了,与此同时,中国人民解放军第二野战军军部下达了向大西南进军的命令。所有二野集中在南京的部队,当夜渡江到下关,开始了进军西南的七千里行程。

回顾当年二野在组建西南服务团的时候,6月30日,我们被集中到原上海大夏大学,未几,就离沪去宁,之后,就随第3兵团司令员陈锡联、政治委员谢富治的第十二军攻打重庆。

那时是战斗的岁月,是最后争夺天下的时候。国民党大势已去,兵败如山倒。解放军势如破竹,到1949年的年底,全国大陆都已经获得解放,劳动人民在中国共产党领导下,翻身做了主人,这日子,一眨眼,就已经过去63年了。

建国63年,解放西南63年,许多历史事件,特别是那战斗的岁月,已经被人们慢慢地淡忘了。

对于人民解放军在大陆的最后一次“小长征”,行程7000里,解放大西南七千万人民,笔者仍然留有深刻的印象,种种琐碎之事,仍历历在目,难以忘怀。

种种辛苦和艰难就不去说它了,许多委屈和难过也让它消逝了,但当年进军时全体战士的乐观主义精神,以及那血气方刚时一往勇前的意志,又怎能在人生的记忆中抹掉呢?

不知道为什么,有千千万万人在写历史,在研究历史,但不少人在说官话,说套话,甚至说假话……有许多真实的故事,却没有人愿意提及。

比如,笔者清楚地记得,当年除了会唱“人民解放军军歌”(进行曲)外,我们还唱过第二野战军的军歌。他的歌词是:

“钢铁的队伍,钢铁的英雄,

钢铁的意志,钢铁的心。

打过了黄河,解放了中原,

坚持“大别”英名传。

大小千百仗,仗仗威名扬,

队伍炼成钢铁一样。

嗨!排山倒海,

打过了长江,横扫“浙赣”,

我们越打越强,越打越硬,

跟着咱英明的刘司令,

勇猛的向前进。”

(另外还有第二段,即:人民的队伍,人民的英雄,人民的意志,人民的心。劳动人民,武装上战场……)

笔者问过许多原二野的老战士,但居然都记不得这二野的军歌了。我用搜索引擎查询,也不得要领。

当然,我意识到全国解放后,部队的整编,以及后来的实行军衔制。似乎是有点忌讳提及“跟着咱英明的刘司令”了。军史上也不再说起,全国人民都要紧跟伟大的领袖毛泽东了。

不过,历史还是历史。我于是一直在想,这二野的军歌的词和曲是什么人创作的呢?

我想起了原二野的作曲家时乐濛,他是中国文联荣誉委员,中国音乐家协会顾问,中国音乐家协会第三、第四届副主席,解放军艺术学院原副院长,中国音乐“金钟奖·终身成就奖”获得者。他的作品有组歌《千里跃进大别山》,大合唱《祖国万岁》《长征》《雷锋》《缚住苍龙》,合唱曲《红军想念毛泽东》《不朽的战士黄继光》《怀念周总理》,歌剧《两个女红军》《南湖颂》,歌曲《三套黄牛一套马》《歌唱二郎山》《社会主义放光芒》……

以后,大型音乐舞蹈史诗《东方红》将重新排演再现舞台的消息后,在《东方红》音乐创作中,共选用了时老当年创作的《就义歌》、《安源路矿工人俱乐部之歌》、《遵义城头霞光闪闪》、《红军想念毛泽东》、《过雪山草地》、《飞渡天险》以及大歌舞结束曲《全世界人民团结起来》七首歌曲,这些歌曲几十年来一直在人群中传唱。

而不容否认的事实是,他随当时的“二野”部队刘伯承、邓小平率领的中国人民解放军第二野战军强渡长江,转战江浙,进军大西南,解放全中国。这二野的军歌词曲是不是他创作的呢?

我不清楚时老现在的情况,据看到的文字,如今时老只能量力而行地选择一些适合自己的轻微运动。他认为养心养德是高龄老人的最佳养生之道。他指着脚下的草坪说:“人心也是块绿草坪,必须经常清理、剔除杂草,才会变得美丽。这里所说的杂草,是指容易淤积不化的某些烦恼和不快。清剔杂草的诀窍就是忘记。忘记,是驱散乌云的清风,是清扫心房的能手,有了它,生活才会阳光灿烂,人生才能有爽朗、坦然的心境。学会忘记,是一种超脱、一种风度、一种坚强、一种信心和活力的显示。当然,在清除那些该忘掉的事情的同时,还要善于记住那些真实的、美好的、能激励自己前进的人和事,使心灵之园永远充满生机。这样,做到不忘恩、不忘本、不忘义,就能过得轻松,过得潇洒,过得自在……”

另外,我想起了才不久在电视上看到的词作家阎肃,应该说,他是二野历史的见证人,没有那样不知道的。那么,这二野战军的军歌是不是阎肃的作品呢?我只有存疑。但愿二野的老战士有知情者,来为我解开这个谜。并以此来纪念二野进军大西南63周年。

2012年6月30日星期六

  评论这张
 
阅读(18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