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朱蓬蓬的个人主页

 
 
 

日志

 
 
关于我

一个没名堂的老头。

网易考拉推荐

难以想像的点滴忆忠魂  

2012-05-03 15:28:21|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难以想像的点滴忆忠魂

朱蓬蓬

接读“点滴忆忠魂”和北京车展的照片,简直是意料之外,难以想像,为什么?第一,我应该见过这位“忠魂”。这一点,原《北京成人教育》主编莽克明大概知晓。第二,我从来不知道也无法想像这位“忠魂”是你的父亲。因为你们的姓不一样。不知是否我搞错了。第三,我是组建中国职工学习科学研究会最早的成员之一,曾任副理事长,那么这位“忠魂”就是我们的老顾问。这在《中国职工教育百年研究》(蔡棋瑞主编 我是编委之一)一书中有记载,也从你的材料中得到证实。第四,从你的文字看,如果没有错,我1979年到中共中央组织部反映情况时,这位“忠魂”是中组部任职多年的办公厅副主任,也是中组部领导小组成员。接见我的也许就是他,我岁数不敢肯定,但从照片的形象看似乎像,不过接见我的那位领导头发已经见白。第五,2010年2月27日,农历庚寅年的第一场雪在人们的睡梦中悄然飘落,天有些阴冷,雪在慢慢化去……鲁迅先生说:雪是死去的雨,是雨的魂灵。万万没有想到的是这位“忠魂”竟随着雨雪的轮回飘然离开了我们……

怎么说呢?现在,我的儿子在重庆大学任副教授,他是张德邻任重庆市委书记时,从原南京华东工学院调回来的。媳妇是医生,也在重大。女儿和女婿原在泰国经营自己的公司,金融危机后,生意没法做了回重庆,现在女婿打工,女儿因我长期住院,在家煮饭照顾我的生活,老伴也快79了,身体不好,大部分时间在医院陪伴我。我的经历,你在网上可以查到我的《谜一样的人生》一书,就知道了。

我也很知足,经过这么多政治运动,能活到今天,算是很幸福的了。不过,我这个人也有不少毛病,尽管离休几乎瘫痪在床,但忧国忧民忧己。英国的霍金一直忧的是宇宙天体,我不懂自然科学,历史造就了我的人生走向,现在所能用来消磨时间的就是说三道四,写点人家不大喜欢的文字,有人说我要“言满天下,谤满天下”,其实不是。内心更多的是茫然。你既是咨询大师,正合吾需也!

比如说重庆事件,惊动世界,本来许多人认为做的是好事,但一被揭穿,却又是那么凶险恶劣。这人性,这社会,究竟是怎么回事,活到了这把年纪,仍然是莫名其妙。又比如,网上在说茅于轼是卖国贼,天则研究所是美国福特基金会支持的;北大的张维迎也是一个主张西化市场化的角色,但这样的人赞成反对的都不少,如果按照中美友好的原则,中国是要走西方完全市场化和民主体制的道路,那么这些人就是对的,如果相反,那么这些人就是错的。

国家兴旺,匹夫有责。如果说两耳不问窗外事,采取个“难得糊涂”的态度,又怎么对得起祖国和人民的大米呢?

本来,我对人民已经不能做什么贡献了,最后的决定是捐献我的遗体,许多年前就已经办好手续,重庆红十字会和医科大学已经给我颁发了荣誉证书。我也向我所在的“重医”表态,再病危无须抢救,免得浪费国家医药资源。但在还有一口气的情况下,我仍不能忘记党的“为人民”的教育,所以,明白事理,弄清是非,诸如以上提及的,就是老朽一直想向世人请教的大事……

好了,随手就写下了这些。

附带要说明一点,我写的文字全都真名实姓在网上发表了的,任由世人评说。那篇“天长地久有时尽”,也是在“人民网”和我的博客上发表了的。也许你已经看到了。我的原则是不暴露别人的隐私,不损伤别人……

2012年5月3日星期四

 

 

  评论这张
 
阅读(16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