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朱蓬蓬的个人主页

 
 
 

日志

 
 
关于我

一个没名堂的老头。

网易考拉推荐

加藤嘉一和日本的九一一  

2011-09-19 05:55:2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加藤嘉一和日本的九一一

朱蓬蓬摘编

日本人加藤嘉一,一九八四年生于日本伊豆。二零一零年获北京大学国际关系学院硕士学位,现任北大朝鲜半岛研究中心研究员,日本庆应义塾大学研究员,英国《金融时报》中文网等专栏作家。中文著作有《中国,我误解你了吗?》﹑《爱国贼》等。

这位日本人是把日本2011年3月11日的地震海啸,当做2001年美国的“九一一事件”来比拟的。

对于不幸事件,加藤嘉一说:“责怪自然没有任何意义,我们需要活下去,尽可能,活下去。”

但怎么活下去呢?据笔者所知,加藤嘉一自己也认为,最好就常住在北京,日本国民也认为最好全部到中国的土地上居住。

三月十一日下午,加藤嘉一在东京的二十二楼的咖啡厅开会。震感突然来了。周围强有力摇晃,从未经历过震感让我失去了语言。震感持续了一分钟左右,所有书从柜子里蹦出来了,豪华的灯往人的方向去砸,用玻璃做的杯子也被砸坏。两个打工的女大学生显得很恐慌,双脚都在发抖,恐怕没法靠自己避难,我就去抢救,拉着两人的手,躲到牢固的长桌子下面。没有人发出带着恐慌的大声,所有日本国民从小学一年级接受十二年的防灾教育,总算用上了。

对于绝大多数人来说,这场地震意味着人生中最大规模的一次,说内心不恐慌是骗人的。大家却保持着惊人的冷静,在充满恐慌的情况下,理性判断出第一要看哪里,第二要做什么,第三要去哪里。我也在现场亲眼目睹了同胞们的冷静与克制,团结与理性。这一切都是由我们自己长期练出来的,而不是从天掉下来的。

“互让带来互惠”起到关键作用。不管城市还是农村,日本人是靠秩序谋生的。无论是地铁里还是十字路口,大家都彬彬有礼,井井有条。日本人把让步看作是利益问题,而不仅是道德问题。少数服从多数,让一步后进两步,深刻输入到日本国民血液当中。

四月十一日下午,我沿着东北地区的仙台湾,骑车骑到叫做石卷市的重灾区。住宅、工厂、便利店、理发店、商场、公民馆、会所、道路、汽车等城市里的各种要素都在空中,互相碰撞,摩擦,吞并,使得美丽的海边城市变成一片废墟。几艘渔船被扔到道路上,跟汽车、住宅、电灯、垃圾、灰尘等埋在一起,营造着这座城市的真实气氛。

到了叫做女川町的地方。在这儿,我接触到的果然是一样的废墟。人似乎已被麻木了,习惯适应了,就逐步重建了理性,这是灾区惨痛的逻辑。令人绝望,甚至丧失活着的意义的惨景要求日本国民需要了解真相,由此产生一点点动力去面对现实,在尽可能控制情绪的前提下,重建灾后的理性。

骑着骑着,偶然发现了没有倒塌、依然存在的校舍。它叫女川第一小学。这里的校长跟我说﹕“海啸把我房子也吞并掉了,孩子也不在了,妻子受了重伤,本来以为自己很绝望。但看到更悲伤和惨痛的孩子们之后,我改变了想法,产生了动力,不能这样悲伤下去。这里的『孤儿们』很积极,尽量微笑而不悲观,不逃避,努力调节自己。我们现在需要的是勇气,责怪自然没有任何意义,我们需要活下去,尽可能,活下去。”

五月十一日,我在东京跟参与抗震救灾、灾后重建的政府官员、国会议员、学者专家、媒体人进行交流。令人失落的是,在陷入“千年一遇”的危机,务必超越任何国内权力斗争、利害冲突、面子摩擦,而举国一致、坚持到底的此刻,既得利益者竟然把大部分时间和精力都浪费在协调部门之间的权益本身上,互相批评、痛骂、抱怨。

我走进重灾区,跟失去了一切——父母、财产、家园的小朋友和学校老师交流。他们很积极、勇敢、开朗。被感动的我在倾听他们对接下来灾后重建的决心与希望的时光中,注意到了微小却深刻的细节:他们从来不抱怨。

中央政府对灾区的支持措施相当滞后。灾后重建的具体方案和预算也始终确定不下来,灾民始终不知道今后的生活将走向何处,感到不安,迫切需要来自东京的信息和信心。然而,在深知政府的不妥当和不负责任的形势下,灾民们依然选择「不抱怨」。一个人、一个社会、一个国家真正陷入危机、失控、瘫痪的时候,人才会学会放弃抱怨,并达到崇高的境界:抱怨没用,抱怨不解决任何问题。

九月十一日,我访问了两座古都城市京都和奈良。灾后正好半年。国家领导和日本政府的公信力不强大,无法满足老百姓的责任、利益需求。灾区的避难者在「九一一」纪念之际接受电视采访纷纷表示说﹕“半年过去了,政府基本什么也没做,情况一点进展都没有。”

菅直人下了台,经验丰富的保守派政治家野田佳彦接任首相位置。内阁支持率一下子提高到百分之六十以上,这是日本政局的“换人”逻辑。对于因核泄漏而受损的渔业、农业及广泛受害者的补偿措施,政府也滞后不前。至于如何「处理」饱受争议的东京电力公司,迄今为止也是未知数。

更加深刻的问题是,日本始终陷入“失落二十年”的大形势下,大危机务必被理解为使得日本走出这些年的契机,把坏事变成好事。那么,国家领导人在发挥领导力、召集官民智慧的前提下要做到的是,向国内社会,包括重灾区,以及国际社会强有力地提出日本未来的国家战略,从此高度落实灾后重建。比如,宫城、岩手、福岛三个县能否被设定为“经济特区”,彻底进行免税政策,在仙台市建立“特区政府”,日本真正的国际化战略,由此,从这开始。如果我是首相,肯定会这么做。

看来,加藤嘉一是不宜在北京常住的,他最好的向往是回去担任首相。需要搞清楚的是爱国者不会是贼;你加藤嘉一也并不了解中国,或者说,你要不误解中国还要努力学习。

2011年9月18日星期日九一八事变80周年

  评论这张
 
阅读(12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