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朱蓬蓬的个人主页

 
 
 

日志

 
 
关于我

一个没名堂的老头。

网易考拉推荐

浪漫国度的另一张面孔  

2011-09-18 07:49:34|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浪漫国度的另一张面孔

朱蓬蓬摘编

这个世界确实已经是多样化了,而且是融合化了。比如,法国的萨科奇的利比亚的卡扎非是对手。本来,一个是浪漫主义的高手,一个独裁无情的杀手。但是近日看法国记者达威和洛姆的新书《萨科齐杀了我》,揭露女富豪贝当古涉嫌于零七年非法赞助总统竞选,牵连多名政坛人物,被认为是总统萨科齐的“水门事件”。

对于这个水门时间,施瑜先生做了做了法国总统操纵媒体丑闻的详细报导。

他说:“法国是思想家最早传播三权分立的思想,这里的人民曾经将自己的国王送上断头台,《世界人权宣言》在这里诞生,这是我们熟知的法兰西。最近,《世界报》两名记者达威(G?rard Davet)和洛姆(Fabrice Lhomme)合写的书《萨科齐杀了我》(Sarko m'a tuer)却揭开了浪漫国度的另外一张面孔。”

达威和洛姆的新书《萨科齐杀了我》,黑色封面,没有插图,书名采用显赫的字体:Sarko m'a tuer,参照语法其实还存在拼写问题,但这个错误并非偶然,它源自于九十年代一个惨烈的凶杀案,现场留有一行血字「Omar m'a tuer」(奥玛杀了我),复杂的案情逐渐被淡忘,而血字却留在人们的记忆里。书的主要内容来自两记者在「贝当古—韦尔特」案件的调查笔记。贝当古(Lilianne Bettencourt)是法国女首富、欧莱雅老板,涉嫌于零七年非法赞助人民民主联盟(UMP)的总统竞选,韦尔特(?ric Woerth)则是选举会的司库,一手操办了此项交易。

达威直言﹕“萨科齐上任后,没人敢抗旨;若有就是灭顶之灾。”他和洛姆收录了来自政法商界近三十名证人,这些人或多或少都曾受过高层胁迫。两记者想揭发一种潜在的高压政策,想让百姓关注在高压下生活的那群人。书中的重磅炸弹是一段女法官德斯佩(Isabelle Prevost-Desprez)的揭秘。她参与过贝当古案件的调查,后因高层干预被调离。法官称其书记员在传讯后接到女首富前护士的告密:她亲眼看见萨科齐接受其雇主的大笔现钞。总统府发公告否认,萨科齐没有亲自辟谣,右派人物不约而同站出来谴责法官造谣以捍卫总统尊严。拉法兰在博客中表示无法理解,写道:“司法赐予法官多种行使权力的渠道,有必要在别人的书里谈一个在审判中的案件吗?”

贝当古一案因牵连多名政坛人物,被英美媒体描述成法国「水门事件」。两位记者的新书又一次将案情推向了舆论的高峰。该案的起源是一场豪门恩怨:

贝当古和独生女梅耶尔不合在法国已经不是什么秘密。耄耋之年,女富翁独掌集团大权,无退隐之意。女儿怀疑母亲年事已高无法胜任,老太则坚决否认自己有老年病,导致母女公开反目的是贝当古私人的摄影师巴尼耶。零七年,巴尼耶频繁收到贝当古不同方式的巨额馈赠,累计金额近百万欧元(约一百四十万美元)。

这个豪门恩怨牵出了大案。梅耶尔得到仆人的告密,断定摄影师非法谋财将其告上法庭。该诈骗案最先由南泰尔法院接手,办案的就是女法官德斯佩和一个叫古华耶(Philippe Courroye)的检察官,古华耶和萨科齐私交甚密,被任命前最高司法委员会曾以经验不足反对,但司法部长没有听取该意见。该案不仅曝光了贝当古的部分隐私——她的海外账户和私人岛屿,也多次提及韦尔特夫妇的名字,此「韦尔特」正是UMP的司库,不过他已经是劳工部长了,她夫人也凭借部长关系网加入了欧莱雅资产管理中心。很明显,他们对女富翁的海外账户不会一无所知。

贝当古非法提供政治献金的事件早前在法国媒体也有提及。女富翁的前会计蒂布曾表示自己多次看见雇主贿赂政客,她最早给出的版本里还有萨科齐,后接受警察审讯时,会计主动从名单里拉掉了总统的名字。从此,她也低调隐退了。

法院考虑到事件的严重性,决定单独展开对贝当古和韦尔特的调查,由诈骗案的原班人马执行。此时,女法官德斯佩希望援请预审法官共同参与调查,古华耶拒绝,两人在庭审中公开对峙。检察官怀疑她向媒体透露了案情,命警察追踪其通话记录,要求高院做违纪处分,高院未采纳,但因此女法官被调出此案。该案件重新开庭时,古华耶发表演讲,解释经过,在场人员嘘声一片后纷纷离开,等演讲结束才返回法庭。德斯佩愤怒写下《任人宰割的女法官》,讲述她和检察官斗争的因果。

《萨科齐杀了我》出版几天后,护士和书记员相继驳回了女法官的言论。书记员说没有印象。护士否认的同时,透露自己在贝当古案出庭作证后曾遭到死亡威胁。为此,女法官受到四面八方的攻击。《解放报》(Lib?ration)记者想要法官表态,其亲信表示没有要补充的。达威则分析:「护士和书记员响应的速度越快越能反衬出政府在后面操纵,她们只是微不足道的人物。」前预审法官朱莉(Eva Joly)、绿党总统候选人透过France Info广播为法官进行辩护,她本可以援用法律手段,但此案中没有可行性,以此来影射德斯佩尴尬的处境。

达威还说,接手贝当古案后,蹊跷遭遇接踵而来:家中遭窃、计算机被偷、手机通话记录被国内间谍机构非法截取。无独有偶,参与调查案件的洛姆和《观点》(Le point)的Gattegno工作计算机也前后失窃,小偷作案手段极为相似。内政部长盖昂(Claude Gu?ant)针对「间谍案」解释道:“我们要调查的是记者的线人,不是他本人。截取通讯记录和窃听是两回事。”

案件调查蹊跷不断。无国界记者组织研究部主任Gilles Lordet评价说:「这个政府自己颁布了《新闻线人保护法案》,私下又派警察跟踪记者的线人,自相矛盾。」法官联合工会(USM)总书记Nicolas Leger讽刺道:「总统一系列改革并非一无是处,他也算做了一件好事——促进了司法人员和媒体的友谊。他取消预审法官时,记者集体声讨,我们才明白互为被胁迫的两个团体其实有很大的合作空间。」他称赞记者在「贝当古」一案中敢于冲锋,勇气可嘉,也表示对女法官仕途感到担忧。

总统上任后的确对司法和新闻系统进行了多项改革,来加强中央集权。他要求合并法院,精简司法人员;提出取消预审法官,预审法官是法国司法体系的特色,可以自主命令警方调查,实权很大。由于过多的阻力,这一决议被搁置。一一年二月,法国国内发生前所未有的法官集体大罢工,依照惯例他们并无罢工权。然后事出有因,南特附近发生凶杀案,凶手是名累犯,作案手段凶残引发百姓热议。总统指控法官失职,未对「危险分子」实施跟踪教育。法官们表示无奈:总统一面裁员,一面布置不可能的任务。法官本来就是不受欢迎的群体,总统为扮演好人故意降罪,把他们的群众基础扫空,愤怒的法官选择了关闭法庭。

萨科齐也潜心改革国立媒体。他主张取消国立媒体的广告来消除商业气息,表示损失由国家来补偿。此举遭到记者的强烈反抗,他的想法被讽刺为「司马昭之心」:首先广告商会纷纷投奔私营电视,而这些电视台的老板们正是他的商界至交,二来一旦国营台经济来源完全依仗国家的话,媒体监督能力也被削弱。萨科齐又提出由总统亲自任法国电视集团的主席,这本来是最高视听委员会行使的权力,议会通过总统的要求。

幽默家济永(St?phane Guillon)在节目中毫无保留地讽刺电视集团新老板是总统的党羽,其雇主France Inter电台(隶属于电视集团)发出辞退通知。他在最后一期节目中调侃自己的遭遇:「France Inter,一个左派的广播,辞退员工时堪比阴险的右派集团。」济永提出诉讼,电台败诉,幽默家得到一笔赔偿。

法国新闻自由度下降。二零一零年,无国界记者给出全球新闻自由度排名,法国位居四十四位,零七年其成绩是三十一名,从排名看,萨科齐确实渗透了媒体。总统好操纵媒体也是民间热衷的话题,流传较广的是明星主持达沃尔(Patrick Poivre d'Arvor)被第一大电视台TF1开除的事件。达沃尔主持新闻联播二十余年,在一次采访中误用措辞得罪了总统,不幸被赐闭门羹,他也是《萨科齐杀了我》的重要证人。

如今,贝当古案在社会党的建议和工会的共同努力下已经异地审理,由波尔多法院接手。究竟是不是“水门事件”,还待司法调查公示于众。达威说自己从来不认为法国的司法是独立的,因为检察官隶属政府的司法部。而预审法官也取消了,那情况会更糟。相反,他也表示还相信法国的民主,毕竟新书的出版没有遭到任何阻力。

看来,法国的总统萨科奇,不仅是有浪漫的一面,而且也有其凶狠、专横的一面。

2011年9月18日星期日

  评论这张
 
阅读(12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