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朱蓬蓬的个人主页

 
 
 

日志

 
 
关于我

一个没名堂的老头。

网易考拉推荐

为什么反恐反恐 越反越恐  

2011-09-11 11:44:05|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为什么反恐反恐 越反越恐

朱蓬蓬摘编

中国人昨天在过教师节,今天因为美国九一一事件十周年,反恐再次成为话题,云翳在各国人民的心头。反恐反恐,有一种越反越恐的一丝忧郁。

但是,因为明天是中国传统的中秋佳节,全世界华人心到,想到,得到,看到,闻到,吃到,福到,运到,财到……中秋节即将到,大家的相互祝福,第一个就是祝你中秋节快乐!天天好心情!

送你一个月饼,第一层是祝福,第二层是关怀,第三层是快乐,第四层是温馨,中间夹层甜蜜,祝你有开心的一刻,快乐的一天,平安的一年,幸福的一生!!

相逢是首悠扬的歌,相识是杯醇香的酒,相处是那南飞的雁,相知是根古老的藤,心静时总会默默地祝福你,愿幸福与平安伴随着你甜甜蜜蜜的一生。祝远方的朋友青春永驻,真爱永恒!愿世界和谐,各国共赢,人民安详。

但不幸的是,这个现实多样化的世界,反恐反恐,以暴制暴,越反越恐。

有评论说,十年来,恐怖主义像噩梦一样缠上美国。纽约市长布隆伯格9月6日表示,“9·11”事件发生后的十年间,纽约市共挫败至少13起潜在的恐怖袭击。

对待恐怖主义,美国一直未敢懈怠。但是,美国十年反恐未能解决恐怖主义滋生的根源,以暴制暴的反恐战争,反而使恐怖组织发展壮大。在“9·11”事件十周年之际,人们更应该反思恐怖主义的真正成因。

美国历史学家霍华德·齐恩认为,美国政府犯下的大错,就是未能彻底清除那些可能刺激恐怖分子袭击美国的因素。美国想控制石油和世界,却对中东的失业青年袖手旁观,对非洲的贫困冷漠,每年用于帮助世界解决贫困问题的资金还不到美国GDP的千分之一。不愿触及恐怖主义产生的根源是十年反恐的最大败笔,而恐怖主义产生的根源就是广大的伊斯兰世界现在发展的处境。

追根究源,恐怖主义是在上个世纪90年代伴随美国军队大举进入中东、阿拉伯半岛而出现的。阿拉伯世界在近代基本都沦为强国的殖民地、半殖民地,成为非常落后的地区。在加沙地带总共300多平方公里的地方,拥挤着160万人,而且大部分人住在难民营里,这种情况自1948年以来一直没有得到改善。这里的孩子一代又一代在难民营里长大,长大以后又没有工作。

美军进入阿拉伯半岛后,对占领地区在政治上进行干涉,在经济上进行金融垄断,伊斯兰世界强烈感到了西方色彩和文化上的侵略,在这样一种背景下,基地组织出现了。

基地组织认为,整个世界现在是不纯洁的状态,整个阿拉伯世界被外国军队占领,发展停滞、遭受贫穷、受到羞辱,这一切罪恶的根源都是西方,因此直接针对西方,这也是“9·11”事件根本的原因。

再者,美国反恐战争的错误做法也导致了恐怖主义的扩散。“9·11”事件后,布什政府奉行单边主义政策,以反恐名义发动阿富汗战争与伊拉克战争,两场战争使真正的恐怖分子获得喘息良机。

无论是伊拉克还是阿富汗,当地社会在战争平息后都陷入了混乱,社会秩序解体,恐怖袭击频发。美国通过阿富汗战争虽然击溃了基地组织,但美国组建的卡尔扎伊政府远未控制住局面,塔利班势力仍然活跃在阿富汗各地,基地分子策划的暴力袭击事件仍不断发生。

埃及共和安全研究中心主任塔拉特·穆萨拉姆认为,非正义的战争不仅不能消除恐怖主义,反而会催生更多的恐怖袭击。美国没有从在阿富汗进行的反恐战争中取得其希望的结果,并且没有从错误中吸取教训,接下来在伊拉克和利比亚继续犯错。作为大国,美国应该认识到非正义行为导致暴力,而暴力导致恐怖主义。美国必须放弃霸权主义思维,才能重新赢得世界的尊重。

肯尼亚法律专家哈桑·阿纳德瓦则指出,伊斯兰教与恐怖主义毫无关系。近年来,很多恶性恐怖袭击的发动者早已脱离了宗教范畴。在很多伊斯兰国家,民众的权利长期遭受压制,而普遍存在于民众中间的这种对现状不满的情绪,最终成为催生恐怖主义和极端主义的重要元素。西方国家肆意干涉伊斯兰国家内部事务,致使很多国家陷入无主无政的混乱状态,极端主义和恐怖主义势力扩张。

美国媒体评论:9/11后,随着《爱国者法案》的通过,美国政府200多年来第一次得到了不经法院批准便搜查公民房屋等权利。美国这个曾经的自由世界的灯塔,还会如之前那样闪耀在北美大陆吗?

911过去九年多了,本·拉登及其信徒再也没有向欧美的高价值目标发动过袭击,只有几个圣战分子的小打小闹。如今,基地最大的希望就是抓到被网上极端思想蛊惑的年轻人,教唆他成为人肉炸弹。但911对美国民众的心理和美国体制造成了巨大的创伤,导致美国反应过度。911之后,美国政府成立并重组了263个相关机构用于反恐。花费在情报上的经费上升了2.5倍,保守估计达750亿美元,比世界上其他地方的经费加起来还要多。情报官僚机构新建了33座办公大楼,占地相当于22个国会山或者3个五角大楼。

 新的体制每年产生5万份报告,平均一天136份!但其中能被上级审阅的微乎其微。而且这些报告通常用谷歌一小时就可以得出。为了查找恐怖资金的流向,51个官僚机构在15个国家运作,各自为政缺乏信息共享。所有这一切都表明:把国家安全视为高于一切导致政府权力过度膨胀,影响到每一个普通老百姓的日常生活。

伊斯兰世界的萨拉菲/瓦哈比教派长期以来滋养本·拉登和他的家族,它们是极端分子的温床,也自称是受保护的沙特阿拉伯意识形态。美国反恐只是通过外科手术去除了基地组织代表的部分肿瘤,而对恶性的瓦哈比主义和萨拉菲主义肿瘤未加触及。实际上,尽管西方反恐战争历经十年,沙特阿拉伯与美国长期联盟,这一王国的瓦哈比宗教机构却持续不断地为世界范围内的伊斯兰极端主义意识形态提供资金。本·拉登在沙特阿拉伯出生、成长、接受教育,他是这种普遍意识形态的产物。他不是宗教革新者,他是瓦哈比主义的产物,后来被瓦哈比政权当做伊斯兰战士出口。

理查德·N·哈斯(Richard Haass),是美国前国家安全委员会近东和南亚事务高级主管。布鲁金斯学会副主席和外交政策研究主任,哈佛大学肯尼迪政府学院公共政策教授,国际战略研究所研究员。他认为:

2001年9月11日虽然怎么看都是一场悲剧,但它并非一个历史转折点——它并未开启一个由全球恐怖主义主导国际关系的新时代,而类似的大规模恐怖袭击也没有在全球蔓延。虽然“全球反恐战争”成为了媒体关注的焦点,但是过去10年最重要的仍然是信息技术的创新与传播、全球化、伊拉克与阿富汗战争以及中东的政治动荡这些变化和发展。

如果把反对恐怖主义当成负责任的政府在世界上的核心要务,这是错误的。恐怖主义仍是边缘角色,它们的吸引力终归是有限的。它们只破坏,不建设。值得注意的是,人们走上开罗和大马士革街头,呼喊的并不是基地组织的口号,也没有对它的纲领表示支持。而种种措施已经成功地令恐怖分子陷入被动:情报资源被重新配置,国境线被巩固,社会变得更有弹性,国际间的反恐合作显著增强——各国政府都觉得需要在这一领域加强合作,虽然它们在其他领域存在巨大分歧。军事力量也不容小视,基地组织丧失了阿富汗的巢穴,向它提供庇护的塔利班政权被推翻。本·拉登最终被美国特种部队找到并击毙。军事无人机已经在击毙恐怖组织头目的行动中大显身手。

彼得·伯根(Peter Bergen):CNN记者、国家安全分析员,曾采访过拉登,畅销书《最长的战争》作者。他说:

911事件的问题不在于美国政府缺乏有关基地组织意图和能力的信息,而在于布什政府无法理解基地组织可能对美国发动实质性袭击,一方面是因为白宫局限于冷战思维,一方面是美国把伊拉克看做头号敌人,认为本拉登和基地组织在政治上和意识形态上不符合这种世界观。本拉登和布什都犯了重大的战略错误,本拉登误判了911袭击的后果,认为西方国家和苏联一样容易击败,发动911袭击将让西方势力从中东撤出,但是西方对中东展开了行动,导致他领导的恐怖组织失去了阿富汗的安全基地。布什决定发动伊拉克战争打击恐怖主义,结果反而为为本拉登的圣战注入了新的活力。

布什政府没有完成反恐战争的目标,根据五角大楼的调查分析,萨达姆和基地组织之间根本没有关联,中东地区也没有出现民主的多米诺效应,相反的是,各国政府更加坚定地捍卫政权。布什政府的错误,为基地组织在阿拉伯国家找到了避风港,伊斯兰国家成千上万的失业者将继续赞同本拉登反对西方的教条。

中国评论家,广州羊城晚报国际部主任编辑写道:

在全球化的过程中,没有完全的胜利者和绝对的失败者,人类都在一条船上。实施全球的公平正义,虽然极其艰难,但应该是各个民族的努力方向。

很多人都承认,“9·11”是21世纪最重大的事件,它不仅震撼了人们的心灵,冲击了人们的观念,也给这个世界带来深刻的变化。十周年之际,对这一事件发生的原因、影响进行一番梳理,并反思它给我们带来的启示,可以帮我们更好地认识这个世界。

“9·11”恐怖袭击,血腥残忍。但是为什么会有这样一群人,要做出这个突破人类道德底线的举动呢?透过巴勒斯坦问题、美国在阿拉伯世界驻军这些表面现象看本质,有人说这是文明的冲突,是因伊斯兰教和基督教之间的宿怨而导致;也有人说全球范围内财富和权力分配不均,导致弱势群体受尽压迫后无奈的疯狂之举。但实际上,在这起事件中,宗教因素和世俗理由是交织在一起的。极端分子是借助宗教旗号,力图实现其世俗的目标———打击美国和西方。也有人说,这是因为阿拉伯世界在全球化过程中一无所获,是个所谓的“失败者”,这才是产生极端恐怖主义的根源。

不管原因如何,“9·11”对世界产生了巨大的影响。作为当今世界第一强国,美国“冲冠一怒”,军队立即开进中亚,出兵阿富汗;奔向两河流域,入侵伊拉克。整个世界都被美国搅动,中东和中亚的政治生态发生改变,地缘政治深受影响,众多无辜平民成为牺牲品,产生了很多人道主义灾难。

“9·11”还让国际社会的政治议程发生了急剧转变,传统国际争斗虽然不可能消失,但反恐这种非传统的安全问题,成为国际政治的重要议程。近十年的诸多国际关系都围绕反恐进行,并将长期持续下去。

不过,“9·11”这种极端方式,也促使全世界的人都在思考。尤其是美国为首的西方和穆斯林世界。西方的主流社会在经历这个惨剧之后,在追问“为什么他们这么恨我们”的同时,并没有把恐怖主义和伊斯兰划上等号,而是努力探求如何建立一个更加多元的世界;穆斯林世界的主流,在谴责恐怖主义和打击恐怖主义的同时,也在寻求国际正义和穆斯林如何更好地融入世界方面,做出很大的努力。

所有这些,都是我们在纪念“9·11”,反思“9·11”时所不能忽视的。纪念死者、声讨恐怖分子、防止下一次恐怖袭击,自然是应有之义。但是通过“9·11”及其造成的影响,我们更应该看到,“9·11”改变了世界进程,但这个进程并不是加剧世界的对抗或文明的冲突,而是人们越来越多的认识到恐怖主义的危害,同时也更深刻地看到产生恐怖主义的原因:那就是全球化带来的不公平。这让人们意识到,在全球化的过程中,必须实施全球的公平正义,虽然极其艰难,但应该是各个民族的努力方向。

2011年9月11日星期日

  评论这张
 
阅读(12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