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朱蓬蓬的个人主页

 
 
 

日志

 
 
关于我

一个没名堂的老头。

网易考拉推荐

为什么历史学科被误解最多?  

2011-07-09 10:57:3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为什么历史学科被误解最多?

朱蓬蓬

历史学家薛涌的文章:《为什么历史学科被误解最多?》  

这是一篇很好的文章,作者从对自己女儿的教育中总结了许多难能可贵的经验。这些经验的提炼,按照薛涌先生自己的话,“历史训练的一个基本信条,就是教你如何怀疑、挑战现成的答案。”“一个人一生取得杰出的成就,无法仅仅从家庭背景的角度来解释。但是,家教可以把孩子推上成功的舞台,使其潜力最大限度地发挥出来。”

他举自己女儿的例子,“11岁多的女儿最近在中学赢得了一个新绰号:‘希腊百科全书’。她的历史课刚刚讲完古希腊。老师为了刺激学生们的兴趣,组织了一场知识竞赛。在竞赛中,女儿独挑一个队,正确地回答了所有问题,使队友成了她的啦啦队。而其他队很少有能回答出一半问题的。有一个队甚至一个正确的回答都没有。这一竞赛马上显示出:如果她一个人对付全年级的话,也会轻而易举地获胜。老师讲课时,同学的一些问题回答不上来,要由女儿回答。比如,一次在讲征服了希腊的马其顿的历史时,有同学问马其顿的国王菲利普二世是怎么死的。老师说:‘我也不知道。有谁知道吗?’女儿举起手来:‘是被他的一个保镖暗杀的。’老实说,我作为喜欢希腊史的历史教授,对这一细节也不记得了。”

这是薛涌教授夸奖和教育子女的成功。我们只有羡慕。

但是薛涌教授说到“一个律师要知道如何取证,如何用证据说服法庭接受自己的观点;一个领袖要理解不同的群体和个人为什么面对一个事实会有完全不同的解读,甚至创造出不同的‘事实’来,并在这种理解的基础上塑造大家的共识。这些能力都是我们的教育中最为缺乏的。”

笔者并不敢否认先生的观点,但总有一点遗憾,因为我想寻找为什么历史学科被误解最多的原因,却没有从先生的文章中找到答案。

为什么历史学科被误解最多呢?无论是党的历史,社会的历史,个人的历史,以至于无论什么问题和事情演变的历史,按照现在科学发展观的看法,都是因为离开了实事求是。因为不能实事求是,就有许多事情被误解了。即使是律师取证、领袖或个人解读事物,能创造出不同的“事实”来吗?这不同的事实如果离开了实事求是,还能称之为“事实”吗?

疑问归疑问,作为社会的人,总是有许多疑问的。但对于“问”,笔者近日读到麦家先生的精彩文章,他说:“这些年我由于写作需要,跟这两种人都打过交道,我对他们充满崇敬,又略略感到一些同情。他们一方面像宝贝一样,被人加倍地珍藏又呵护,门外面有重兵把守,抽屉里有各种保健良药,过着休闲安逸珍贵的生活。然而另一方面他们又像一架机器一样,日日枯坐,夜夜冥想,日复一日,夜以继日,好像生命不是用来生活的,而是用来面壁的,等死的。生命对他们只是意味着对远方的另一位(群)天才的设问或发问,他们在暗无天日的孤独和煎熬中度过每一个白天和夜晚,生命的意义已经盘剥成一个字:问!向遥远的星空问。向深厚的大地问。搜肠刮肚地问。挖空心思地问。悬梁刺股地问。咬定青山死不放地问。”

这段话似乎似乎有点玄,有点语言哲理,有些难以理解。读完文章才知道,原来,作者想要说明的是“芝诺悖论”。

何谓芝诺悖论(Zeno's paradoxes)?它是古希腊数学家芝诺(Zeno of Elea,约前490-前425)提出的一系列关于运动的不可分性的哲学悖论。传说芝诺在五岁的时候,他父亲曾经考他,从他们家到外婆家有五公里路,他以每小时五公里的速度走,需要走多少时间。芝诺答是一个小时,父亲给了他一颗糖吃,因为他答对了。十年后,等他十五岁时,父亲又拿这个问题问他时,他知道这下如果再答是一个小时肯定要挨骂。因为,很显然这回父亲考的再不是他的算术能力。父亲是在考他的判断、分析、思辩等多方面的能力,他需要找出另外一种答案来博得父亲的嘉许。最后,他告诉父亲:他永远也走不到外婆家。父亲想当然地替他回答了原因:因为外婆已经去世,外婆家已经不存在。这事实上也是父亲要的答案。

父亲问这个问题的目的就是要儿子打开思路。就像现在的“脑筋急转弯”。但年少的芝诺却说:“不,父亲,你这是偷换概念,不是在用数学说明问题。”父亲哈哈大笑说:那你用数学来说明一下。他根本不相信,这还能用数学来解释。芝诺说:我可以把五公里一分为二,然后又把一分为二的五公里再一分为二,这样分下去、分下去,可以分出无穷个“一分为二”,永远也分不完。既然永远分不完,你也就永远走不到。芝诺正是这样创造了他流芳百世的悖论学。

用数学公式来表现芝诺悖论是:“1/0=无穷”。

据麦家介绍,这个悖论在中国也有。道家的代表人物庄子在《天下篇》中说:“一尺之棰,日取其半,万世不竭。”

笔者之所以引用了芝诺悖论,是想否定自己前面所论定的实事求是。实事求是也不是可以无穷地分解的吗?因为真理总是相对的,绝对的真理经不起芝诺悖论的考问。这是不是过分的追究,使历史学科要被误解最多的原因呢?

    2011年7月9日星期六


  评论这张
 
阅读(21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