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朱蓬蓬的个人主页

 
 
 

日志

 
 
关于我

一个没名堂的老头。

网易考拉推荐

改来改去的中国近现代史  

2011-06-04 15:41:32|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改来改去的中国近现代史

朱蓬蓬

据刘罡先生的文章说: 李敖大师的“关门公子” 李戡小朋友高中毕业后,本来已经考取台湾大学,但后来突然宣布弃台大而就北大,他在写给北大的申请书中声情并茂地说:我的祖父,我的大姑、二姑、大姑父,都是北大毕业,我的父亲李敖困于台湾六十年,以未念北大为憾,我愿我能超越这六十年的海峡。台湾是祖国的一部分,但它太狭小了,我写了一本书,一方面检讨台湾的狭小,一方面展示我辈的心愿。

李戡公子如此高看北大,大陆这边无论是谁恐怕都会有点“与有荣焉”的感觉,但高兴之余心里也难免犯嘀咕:北大真能不负李家爷儿俩所望吗?刘罡先生说,李戡之所以痛感台湾的“狭小”,一个重要因素就是一部台湾史因政治原因而被改来改去,对此深恶痛绝的他专门写了《戡乱记》一书来正本清源。而我们大陆这边一部中国近现代史、乃至中国古代史,因政治原因几十年来被改来改去的折腾劲儿,比起台湾可以说有过之而无不及,难道李戡不怕自己再被气出个好歹吗?

读了上面的文字,老朽有一个想法。关于中国的近现代史,怎么能不改来改去呢?因为历史的现实往往是一时不能论定的,随着时代的进步,人们认识的提高,与时俱进,总是要改得真实才是,否则,人民是不会认账的。

例如,中国的民主道路怎么样走?精英们的认识也有一个提高和结合国情的过程。记得当年俞可平先生发表《民主是个好东西》一文,引起了广泛的争议。俞先生的学问来自美国,说的是资本主义民主好呢?还是社会主义民主好?当然,后来俞可平先生作了一些补充。后来关于《敬畏民意》一文也有类似的情况,理论说得不透,模棱两可,似是而非,无法令人心悦诚服。后来也做了一些解释。

笔者想说明的是,人的思想是不断进步的,文章是允许改来改去的。文章可以改来改去,近现代史当然也必然跟着改来改去。这很正常。因为实际上中国的民主实施也有一个顺应时势发展的过程。

    据消息,2011年5月1日至5月13日,中央编译局副局长俞可平应邀访问了德国、比利时和美国,并分别在德国杜伊斯堡大学和不来梅大学、比利时当代中国研究所、欧盟中国使团、美国布鲁金斯学会和“百人会”作多场学术演讲,先后接受了《大西洋》杂志和《外交政策》等著名期刊的采访,与多位欧美政要和学界名流举行了会谈。

按照媒体的报道,俞可平先生的全部语言都已经和主流政治主张融合一致了,他认真地按照国情,阐述了“一党执政,多党合作”的中国政体,这是完全正确的。

想起近年来,由于知识精英们的多元化思想的泛滥,引起群众中思想认识的混乱,着实令人心焦。

最近,人民日报刊登署名中纪闻的文章说:“不允许党员在重大政治问题上说三道四。”这本来已经是有点滞后的警示了。但还是可以认为是很及时的。如果在党的基本理论、基本路线、基本纲领、基本经验的重大政治问题上,大家都说三道四,犯的是政治纪律,那么,在思想理论上误导歪曲,搞多元化,则是极易制造分裂和不团结的气氛,不利于安定团结,不利于一致对外的。

老朽以为,只要在几千万党员队伍中,特别是在高级的领导干部中,在老党员老干部中,消灭了说三道四,整个社会必然就会清静许多,不再乌烟瘴气,和谐也才有了实现的可能。

2011年6月3日星期五


  评论这张
 
阅读(9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