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朱蓬蓬的个人主页

 
 
 

日志

 
 
关于我

一个没名堂的老头。

网易考拉推荐

我给庆祝建党90周年的献礼(修正稿)  

2011-06-28 18:31:16|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给庆祝建党90周年的献礼(修正稿)

朱蓬蓬

庆祝建党90周年前夕,即2011年的6月27日下午,我单位老干处长和党委干部前来我住的医院慰问。当时就谈到了我的入党问题,大意是,过去一段时间,对情况不大了解,现在都搞清楚了,你是可以入党的,也无须退出“民革”。你在网上所发的文章,大家都看了。也曾请示党组书记张建新。建新说,要我代他向你问好。入党事既要尊重基层意见,但也要做工作。按照处长的解读,要我稍安毋躁,好好养病,我们尽力作好工作,党委一批,就解决了。

听到这个说法,我心中高兴。建新同志没有忘记我。但90周年大庆在即,我的入党肯定是赶不上了。不过,按照官场语言的潜规则,有“做好工作”的说法,成功一般就没有问题。

    这是庆祝建党90周年的喜讯。

讯虽是喜,但因为迟了一点,我的一生已经等了半个多世纪,还要等多久?我知道我的身体在病床上躺着,已经是每况愈下了,还有几天,能等到那一天吗?

于是,我当机立断,当他们要听我的意见时,我一股脑儿就把心底的话全抖了出来。我说:“二野解放重庆后我就在这个单位工作,1951年镇压反革命,重庆3.13大逮捕,专门召开干部大会,有组织部邓照明和组织科长龚大野(都是川东地下党的同志)以梵蒂冈国际间谍的罪名宣布对我逮捕,关押近一年,几乎拉出去枪毙。这个问题直到今天,我单位还没有人代表组织,正式向我认错道歉。不但否认对我逮捕过,甚至档案上都是清清白白的。直到前年,因为出版《奉献之歌》,其中有我写的一篇文章,涉及的问题,大家既不了解,也不知情,就有编辑之一的退休老干部丁固生同志,具介绍信到市档案馆查阅历史资料,才看到了我的档案副卷,以及全部反革命案记录在案的过程。丁固生同志对我受了这么多委屈,对党的社会主义事业的信念仍然不变,十分感动,还专门写了一首诗送我。大概这就是基层对我不了解而受到不公正对待的原因。

那么,我所在的基层离休支部是个什么样的情况呢?实际情况是,大家都是80岁以上的人了,思想守旧固执,不问时事,莫名其妙,糊里糊涂,一些人已经瘫痪在床一些人已经行动不变,只有离休支部书记,还执迷于打打麻将,这样的支部还有什么人对另一个人入党的问题有兴趣呢?

我一生因曾三次被逮捕,落实政策是在别的单位,当时落实的仅仅是1955年的胡风反革命案。现在这个单位的人根本就不知道是怎么回事,能尊重什么样的意见呢?

庆祝建党90周年,原来我一直是希望以我实现我最后的愿望向党献礼。现在,看来是不行了,我已经管不了这么多了。就自己决定:原来,我一直不能入党,就以“党的同路人”或以“党外布尔什维克”自我安慰,自我调侃。但今天,我自己决定,我是一个自己批准自己的共产党员,我以一个共产党员的标准要求自己,我不会比现在的党员表现差…….

我是不是有点猖狂呢?是不是有点目无组织呢?也许是的。但是这在我内心,是忠诚和信念,是庆祝建党90周年前夕想要表的态。

我心中高兴,党组织没有忘记我。这绝对是庆祝建党90周年的喜讯。

这是我为了庆祝建党90周年给党的献礼。

2011年6月28日星期二

附注:由于激动,原文句子不通,特修正再发。


  评论这张
 
阅读(10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