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朱蓬蓬的个人主页

 
 
 

日志

 
 
关于我

一个没名堂的老头。

网易考拉推荐

并非已经无话可说  

2010-08-11 12:01:49|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并非已经无话可说

朱蓬蓬

    许多许多年前的青年时代,笔者在文字中曾用过“秋风秋雨秋煞人”的句子,后来有人对我说我用错了,是“秋风秋雨愁煞人”,不是“秋煞人”。“愁煞人”,大概是《红楼梦》中林黛玉说的。一时间我竟不知道怎样回答,因为已经记不起我是在什么地方学到“秋煞人”这个句子的了。

今天读凤凰台媒体的消息,说日人武田泰淳的小说书名就是《秋风秋雨秋煞人》,而且这话是秋瑾说的,秋瑾把名词“秋”作动词,在一诗句中,连用三个秋字,这“秋煞人”真是别有一番滋味。使我再次想起了读过的《秋瑾》。

历史发展到今天,说实在话是一步一步的深入,就“秋煞人”而言,并非已经无话可说。

原来,满清末年的革命党人秋瑾,曾在日本公开宣布判处反对集体回国的周树人(鲁迅)和许寿裳等人“死刑”。这是怎么回事呢? 

消息介绍说:国人对近代反清女豪秋瑾之名并不陌生,不过对于她那“秋风秋雨秋煞人”的英姿从何而来,又从何而落,却未必十分清楚。迄今为止,国内学者对于秋瑾的研究,大多侧重于她为推翻清政府而从事的革命活动,至于她在日本的活动以及多方的人际关系究竟如何,却涉猎无多。

在秋瑾血染古轩亭口(亦即鲁迅名作《药》中的“丁字街”)百年(2007年)之际,日本学者永田圭介《秋瑾——竞雄女侠传》一书中译本的发行仪式在秋瑾故里隆重举行,该书中译本的问世, 堪称中日学术文化交流史上一件值得庆贺的事,它也足以表明,中外学者关于秋瑾的研究也并非已经无话可说了。

满清末年,鲁迅等是清政府公费留日的,而秋瑾等则是自费留日。当年,革命文豪陈天华因抗议日本颁布“取缔清国留学生规则”而蹈海自杀,而秋瑾和宋教仁等组织追悼活动。那时候,留学生公推秋瑾为召集人,于是,在日留学生中似乎形成了革命和反对革命的两个营垒。鲁迅、许寿裳等,是被划入为反对革命的对象,以至于秋瑾曾在大会上宣布判处反对集体回国的周树人(鲁迅)和许寿裳等人“死刑”,还拔出随身携带的日本刀大声喝道:“投降满虏,卖友求荣。欺压汉人,吃我一刀。”

关于这些问题的细节,以及秋瑾之遇难,当年日本报纸都有详细报道记载,但秋瑾和鲁迅的冲突,据称因为涉及鲁迅,被国内学界所忌讳谈及。

应该说,当年自费留学的秋瑾与官派留学的鲁迅、许寿裳等人之间,出现过的激烈冲突,对深入研究鲁迅的生平事迹与早期思想,也是不可多得的资料线索,弥足珍视。而且,自秋瑾遇难伊始,即便是在清朝君主专制主义的掌控之下,就不乏有心人收集关于秋瑾的生平与文稿资料,勾画其与众不同的人生历程。并非已经无话可说。

想当年,在上海,有罗稷南等人问及如果鲁迅一直活到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又会如何?最高层次的回答大意是:要么鲁迅从此闭口,要么进监狱。

就中国反右时期中国许多知识分子的命运而言,也许鲁迅也会如郭沫若那样,从此惜命革新,不去走“进监狱”那条路,但是,我们再全面度量,这中华大地的革命文化旗手的赞誉也未必不能打问号,也并非已经无话可说。

也许,前一段时间,对于鲁迅的作品是否从教科书中取下来,历史上的诸多是非,无疑是引起巨大争议的隐性原因。

现如今,党中央决定要实事求是修国史、党史,这是十分英明的决定,因为大家都知道,这方面并非已经无话可说,而是还有许多话是必须补充说的。

2010年8月11日星期三

  评论这张
 
阅读(8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