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朱蓬蓬的个人主页

 
 
 

日志

 
 
关于我

一个没名堂的老头。

网易考拉推荐
GACHA精选

纪事上海社会科学报  

2010-05-03 17:47:24|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纪事上海社会科学报

朱蓬蓬

1992年,从轻工校调来市职教办后来又调到总工会工作的白渝平同志,(据传现担任招标局局长)突然告诉我,他见到上海《社会科学报》发表了一则关于我父亲朱其华的消息,有作者尤俊意提出:“朱其华是党的一大代表吗?”

白渝平当时是很关心我的,我立即从他那里看了上海1992年6月18日的《社会科学报》,之后,我马上给报纸编辑部去了一封信,想和作者联系,以进一步了解情况,并且也写一篇稿子谈朱其华的其人其事。就这样,我和该报资深编辑盛巽昌同志联系了起来。

盛巽昌,1937年6月生于浙江杭州,1960年毕业于中国人民大学历史档案系,上海社会科学院研究员,上海作家协会会员。著作有《三国演义补证本》、《三国大小脸谱志》、《毛泽东和三国演义》、《太平天国十四年》等二十多种和论文多篇。他是一位对近代史很有研究的人,也是一位踏踏实实做编辑工作的热心人。

我没有想到,最近我在清理我的存档信件时,竟然发现了几封他给我的信件,

1992年8月25日给我的信说:

朱蓬蓬同志:你好。你给我的信和稿件都收到了,谢谢你的关心。本来当应立即与你来信,因为我院现在7月20日到8月20日之间全体休假。而你的稿又触及当前还是比较敏感的事。我一个人不能作主,当即将文送与我院夏禹龙院长,请他也看看,提提看法。最近,夏院长说可以。(但他是碰到面时讲的,文稿仍在他处。我因不常去社科院,所以又有多天没有碰到他了。)就此来信,因怕你焦急。

前次敝报一小文,作者尤俊意,是我院研究生部专任副研究员。当时,此文我不同意发,没有多大意思,但责编认为面子关系,算了。我问过尤(他也是我的朋友,为人极好),他曾说过他是朱其华的儿子的朋友,(不知道你在上海是否有此兄弟?或是我匆忙中听错了。因为我们也是在交谈时偶尔问及的)因为刚刚上班,直到今天还未见到尤。我准备赴院后找他,再把详情对你说。

对于“托派”事,今年似无报道。前次,作家叶永烈(叶也是我的朋友,我们合作多年)说,他有一稿是专门写“托派”的,发在《炎黄子孙》杂志上,上海不敢发,该刊责编是伍修权的儿子,送中宣部审后发表的,很长,有五千字。我把朱其华情况对叶讲了,他虽渊博,于此却一无所知。他很希望与你相识,将来到重庆就拜访你。(叶去年写了《红色的起点》。今年写的《历史选择了毛泽东》即将出版,在国内很有影响。)

你的稿子,一般来说,当无问题。我打算发在9月24日的报纸,或由此顺延。(因为最近报纸控制较严,市委宣传部召开了一次会,但过了一阵风就无妨了。)我在今年始,大致在家,报社行政工作打报告辞去,因为科研人员还是搞科研,只搞副刊版,也是逢场作戏而已,有合适人员,当让任。副刊搞得不佳,也只能如此而已。有便请来信。(我每星期一、五赴社科院)

即颂大安。                          盛巽昌1992,8,25

1992年11月1日给我的信说:

朱蓬蓬同志:你好。

叶永烈归沪,电话告知已与你以及你的姐姐在重庆成都相晤,会谈甚欢。他表示可以为朱其华写些作品。他对我说,已问过郑超麟(年九十二,现为上海文史馆员),他说,朱其华不是我们的人,是写文章骂我们的云云。

你写的《朱其华其人其事》,我拟在月初见报,囿于篇幅作了删改。我想在叶永烈兄文章(或书)发表后,我请他写采访手记,那还得将他和你们会谈以及其他事项写进去的,不知可否?

尤俊意兄前在党校学习,我把你信交他看了。他和你弟弟勃勃先生都是民主党派成员,所以相识。

朱其华的《一九二七年的回忆》,我过去细读过(在文革前),很详细,一直写到南昌起义失败后流浪到上海。李昂的《红色舞台》也读过,此书文革中很多同志因读此书而受到罗织。李昂非朱其华,不知是谁。我因早不研究党史也就不注意了。这两本书叶永烈均未看过(包括王西凡日记),我要他看看。这是中国现代史一个冷角,一个被遗忘的角落,当然,也是一大禁区。但在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后,特别是邓小平理论作为指导方针,这也自然就非禁区了。所以我说三中全会邓小平确实有特大贡献。中国自秦始皇以来,一直是思想禁锢,可以以言语、思想定罪的。草草,即颂大安。

                  盛巽昌1992年11月1日

1992年12月10日给我的信说:

朱蓬蓬老师:你好。信悉。谢谢鼓励。大扎我已交叶永烈兄,也许他作为调查采访,要用更多形象思维,可供参考。

叶永烈刚从北京归来。他是应谷羽(李桂英)请(胡乔木爱人,也是毛的秘书)到那里做采访的,写胡乔木传记。月中,我们将要见几次面,有关朱其华故事,看来是可以写一篇采访记和有关文字的。半个世纪前历史,作些真实性报道,也就容易多了。(北京近代史研究所和上海党史学会会长的两封信,我都送给了叶,一是提供素材;二也是使他更有数)敝报发表大作未有反应。小平讲话后形势大好,人在改革开放上费心思,再不在那农耕社会封闭世界里打圈圈,仅搞那些莫须有的事,以其昏昏,使人昭昭,这也是叶永烈得以写作开舒最重要条件。

此信由我爱人傅泽芝带来重庆寄上,也许及时些。她是因家探亲,家在巴县乡下。如便,我让她来拜访你。否则也就抱歉了(因她十九、二十日要返上海)。

即颂大安。                  盛巽昌1992,12,10

我之所以将这三封信列出,因为自1992年以后,叶永烈并没有发表任何关于朱其华的文字。2007年4月25日,全国第十七届书展在重庆南岸展览中心举行,叶永烈来重庆签名售的书就是广西人民出版社出版的《胡乔木》。这一次,我因病重无法前去见面,特请友人柴大同送去了我的《谜一样的人生》,他也回送了一本中共中央一支笔《胡乔木》。遗憾的是,我并未问他关于朱其华的故事,为何没见文字?

当然,这样问也是刹风景的。纵看叶永烈的著作,大致也被控制在主流意识的规范之内,包括《胡乔木》在内,也未越雷池半步。

看来,时机尚未成熟,有些档案还未解密,所以禁区暂还是禁区,不过,笔者相信,历史已经留下了印迹,总有时日会还他本来面目的。这里,我不过是再次让一些文字留下印迹而已。

2010年5月3日星期一

 

 

  评论这张
 
阅读(10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