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朱蓬蓬的个人主页

 
 
 

日志

 
 
关于我

一个没名堂的老头。

网易考拉推荐

成都薛涛井记忆  

2010-01-19 06:22:5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成都薛涛井记忆

朱蓬蓬

这是上个世纪的五十年代初,一个春节的假日期间,我受同学唐祖铭的邀请,第一次从重庆到成都休闲度假。去成都,是坐建成不久的成渝铁路火车去的,要整整12个小时。

祖铭毕业于华西大学,家住成都窄巷子,是一个传统的教师之家。

我对成都人生地不熟,到成都就是住在祖铭家里,免了住宿的费用开支。到成都第一天,我借她家的自行车,冲到街上,四面八方去逛了一趟。我是上海人,骑自行车难不倒我,成都是平原,街上自行车特多,靠自行车,我算是观看了成都市容。第二天,祖铭陪我去望江公园,参观薛涛井。

    望江公园,位于成都市东门外九眼桥锦江南岸一片茂林修竹之中,面积约176.5亩,园内岸柳石栏,波光楼影,翠竹夹道,亭阁相映,主要建筑崇丽阁、濯锦楼、浣笺亭、五云仙馆、流杯池和泉香榭等,是明清两代为纪念唐代著名女诗人薛涛而先后在此建起来的。民国时辟为望江楼公园,成为市内著名的风景点。

说起那个五十年代初,解放不久,我刚出狱,被安排在行政干校学习,时值伟大的三反运动,我们也是可怜得很,供给制,还用不起照相机,因此只能在公园景点望江楼前,请摄影点的师傅为我和祖铭照张合影相留念。

    望江公园内,最有名气的当是薛涛井。相传是为纪念唐代大诗人薛涛作诗笺用水之处。井旁立有碑石,上书“薛涛井”三字,为清康熙时成都知府翼应熊的手迹。薛涛晚年曾在住地碧鸡坊自制一种深红色小笺,其色彩绚丽且又精致,世称“薛涛笺”,历代多有仿制。实际上此井为明代蜀王仿制薛涛笺取水之井。

    有诗云:“薛女倦红尘,诗书寄一生。 望江楼畔月,犹照井边人。”

据文字记载,薛涛字洪度,长安(今属陕西)人。随父宦居蜀中,自幼聪颖好学,才智出众。父丧后,因家贫,十五岁编入乐籍。她能诗善文,又谙练音律,得当时西川节度使韦皋的赏识,能出入官府,曾做过校书郎,时称女校书。据记载,薛涛有诗五百首,与她同时的著名诗人元稹、白居易、令狐楚、裴度、杜牧、刘禹锡、张籍等都对她十分推崇,并写诗互相唱和。可惜这些诗歌大多散失,流传至今仅存九十余首。

望江楼畔,锦江水边,据说当年薛涛在此为密友元稹送行,其中有许多依依惜别之情。不过我始终没有搞清楚的是,此“密友元稹”是否唐朝诗人元稹,那首唐朝元稹的诗云:“曾经苍海难为水,除却巫山不是云。取次花丛懒回故,半缘修道半缘君。”据记载是元稹在其妻子去世后第二年所写的怀念之作。

到底是怀念妻子呢?还是怀念薛涛?或者是两者兼而有之?有肯定的说法吗?

曾经见过壮阔广渺的沧海,便很难看见令自己震动的水域了;曾经见识过缭绕巫山的缠绵云雾,就很难轻易被云雾所迷惑了。深深爱过一个人后,其他人再优秀也很难让你心动了。真的是这样吗?

1952年游成都,差不多已经过去58年了。今年是虎年,想起当年游成都,就想起那年三反运动的“打老虎”。很荣幸,当年我是打虎队成员,而祖铭是我打的老虎之一。遗憾的是,当年我认为祖铭还算不上老虎,以至我被斥为右倾,甚至添油加醋地制造了一则轰动的桃色诽闻,说我和祖铭恋爱而包庇。当然,当年为了不让祖铭自杀,我却也花了些功夫,那似是而非的情谊确也存在,这就是运动结束后祖铭邀我上成都的原因。这段艳史,我在《谜一样的人生》中有过叙述。写到这里,附带说一句,自从我的小说在网上发表以后,书中提到的人物,已经有许多都先后和我取得了联系。当然,还有一些人没有得到信息,祖铭、祖祥俩姐妹就是其中之一。那时侯,祖铭的妹妹祖祥在重庆地政局工作,是她俩姐妹陪我到成都去的。想起往事种种,以及成都之行,如今早已人事全非,提及就难免唏嘘!

2010年1月18日星期一

  评论这张
 
阅读(12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