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朱蓬蓬的个人主页

 
 
 

日志

 
 
关于我

一个没名堂的老头。

网易考拉推荐

人生这部电影有续集  

2009-05-01 07:25:31|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人生这部电影有续集

                             朱蓬蓬

如果说,一个人的一生的某个部分可以拍成一部电影的话,那么每一部电影都会有续集。也就是说,人生的故事是没有底底的。

自从我的《谜一样的人生》写成以后,原本是准备在我死后才公开的,因为我意识到我写的是真人真事,公开了难免不引起法律纠纷。但当时又怕近百万字的一大堆原稿稿纸,说不定会在什么动荡的社会事故中遗失,所以就几乎是砍掉了一半的文字,发到“华盟文网”、“榕树下”和“亦凡公益图书馆”存放,那时候,网民还没有那么多,我也没有想到我的书后来会引起那么多的关注,以至于国内外众多网友通过伊妹儿和我取得了联系。一位在挪威的华人还关注我的身体,特别要介绍名医给我治病。我在《谜一样的人生》中,曾提到孤儿院的同学杨恩妹的一段情事,那里会想到,时隔半个多世纪,她竟然通过西南服务团在重庆人民出版社的战友沈克非给我传书带信,原来她似乎已经在南京成为小有名气的医师,要我到南京去由他给我治病,并扬言以上帝的名义发誓一定医得好。我怎么可能到南京去呢?我的天哪,童年时候不大懂事的情谊,虽然纯真,却因世事创伤,是难以继续的了。更令我想不到的是,我在铁路局时的团支部书记张光婷同志(她是原“渝女师”地下新青团的成员)的儿子,在成都科技大学任教,他在网上读了我的《谜一样的人生》,就问她妈妈,有这回事吗?她妈说有,就电话和我取得了联系。原来,许多真诚的同志和朋友,都以为我出事被整已经不在人世了,没有想到的是:我这个“祸害千年”还活着……

到2007年,我再次病危,医生已经在背后说,我的时间不多了。于是在情急之下,在我一位原来的领导柴大同同志的协助下,匆匆忙忙地在香港买了个国际书号出版。

需要说明的是,在网上发表时,全部人物确实都是真名实姓,但在成书付印时,我考虑有的事情涉及隐私,可能引起麻烦。如,有一个人物叫做杨丽小姐的,我临时隐去了她的真名。(遗憾的是,出书后见到由于校对不到位,错别字多多不说,有一个地方还是露了杨丽的名字。)杨丽,是在我的观摩课上讲鲁迅的课文后,开始与我联系的,那是我落实政策后的事情。我已经是“知天命之年”了,而杨丽不过是一个还不到20岁的少女。那年,她写了一些散文和诗给我看,对于这年轻一代的思维,我感到很熟悉,但在改革开放的激烈转变的思潮里,应该怎么认识,我还没有把握,於是,我特别把这些文字和我的评语寄给嘉定第二中学的特级教师钱梦龙请教,承蒙钱老师热情地批改,几个来回,使得杨丽和我的接触时间多了起来。那一年的初夏,她到我落实政策后在“一号桥”分得的新居来,说起来是对我的崇拜,竟动了感情,投入了我的怀抱。她是知道我有妻子儿女的,但却担承地要把她的身子献给我。我能承受吗?我敢承受吗?我能辜负了党为我落实政策的一片心意吗?我要证明自己是一个党的好干部。于是,在一场惊心动魄的灵与肉的搏斗中,我终于学习了“柳下惠”的坐怀不乱,就在杨丽小姐赤身裸体横陈在我面前的时候,我夺门而出,到办公室去了。

但是,一场已经开始了的戏剧总是要演到落幕的,后来,因为诗歌座谈会,因为公安部门对我的一些纠缠,鬼使神差地让我到了化龙桥小学,(这些在《谜一样的人生》中都有叙述)而且,终于让她——杨丽小姐,一个圣洁的处女,用准备好的葡萄美酒和甜食,实现了对我这个肮脏的肉体的索取。并且声明,她希望有一个我的儿子,她不要我负任何责任,只是做一个人们不知道的“妾”。那年,在我得知还没有造成更多祸害,坚决和她分手的时候,她给我留下血书,到阿坝藏人地区学校教英语去了。

这实在是很难说得出口的事,也是很难令人置信的事情。我,一个满身创伤的小人物,无权无势,有什么值得姑娘青睐的?

前天,离休支部书记刘月影同志,要我把《谜一样的人生》给她,送到中国人民解放军西南服务团建团 60周年展览会上去。我知道,中共重庆市委副书记张轩同志,对今年60周年的大庆十分重视,政府不仅出钱为西南服务团的离休干部开大会,还要办展览会。但是,我的天哪!我的书,这不是丢人献丑吗?我拒绝了。绝少数老战友有我的这本赠书,都是比较熟悉的。

好了,文字离题了。拉回来,我要说这“人生这部电影有续集”。

去年,也是我刚刚装修好在汇美大厦30层的新居,物业管理的保安,给我领来了一位客人。我的天哪!诸位看官,你猜是谁?不是别人,正是杨丽。

她似乎一点没有变,还是那样自信潇洒,似乎还是春风得意的样子。时光已经是过去20 多年了,“这是怎么回事呢?”我一个颤颤抖抖的病弱老头,战战兢兢地询问,要知道,对我来说,这实在是一个尴尬的场面。

杨丽爽直地告诉我,她在广西南宁做房地产,这次来渝是为了给她开出租车的兄弟买套房子,见到广告“汇美”有出让的就来了,在物管处见到住户有你的名字也就来了。这是上帝的安排?

原来,她曾经与一位写诗的人结了婚,又离了婚,现在正在创事业。

我不知道她是否上网,不知道她是否看到过我这本《谜一样的人生》,看样子没有。按照市场经济的本色,这一代人如果没有进入官场,就只有在商界拼搏。

来得懵懂,去也浑茫。她已经回南宁去了。对我说以后再联系。

还有联系的必要吗?如果有的话,我们这一代人,哦!不,我和她应该是两代人了,应该认真地总结一下,在这个大动荡的时代,人们的心灵是如何被扭曲的,情感是如何被伤害的,我们这一代人,哦!不,是两代人,活得太累了,需要告诉我们的后人,要珍惜青春,更要珍惜人间最伟大的爱……

2009年5月1日星期五

  评论这张
 
阅读(14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