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朱蓬蓬的个人主页

 
 
 

日志

 
 
关于我

一个没名堂的老头。

网易考拉推荐

试论党政关系改革的走向  

2009-04-29 08:27:3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试论党政关系改革的走向

                           朱蓬蓬

中国的党政关系改革,已经摸索试验了几十年,从党政分开到党政合一,从基层的试点到中央的局部分合,始终未下决断,至今仍然处于一个徘徊的十字路口,暂且以省市委书记兼人大主任为局部的合一。

研究者张荣臣、谢英芬认为:“当前还是要在改革和完善党的领导方式与执政方式上下功夫,而不是简单地党政分开或党政合一,笼统地说就是既分又不分。”(见《中国党政干部论坛》第四期)

但是,按照这个所谓的“既分又不分”,作者自己也感到“在实际操作中确实存在一个权力划分问题,比较难处理。特别要从制度上界定好政党、人大、政府三者间的权利边界。是很难办得周全的。”

从历史上看,新中国成立初期,严峻的国内外形势要求党必须建立一个权力集中的指挥中心,这种权力集中的指挥,体现在已经成为执政党的中国共产党和政府的关系上,党的权威远远大于政府的权威。特别是在左的路线支配下的干扰,党的组织和党的各级干部走到了国家政权的前台,党直接掌握政权,执政党代替政府和市场成为资源配置的主体,对国家政治生活、经济生活和社会生活实行一元化领导,从此,我国政治生活中以党建政的党政关系,最终演变成了以党代政、党政不分的党政关系。

文化大革命期间,党的一元化领导被无限制地发挥以至于党统领一切,有党无政、有党的政策而没有国家的法律。十一届三中全会以后,一些理论家认为,党的工作中心转移到了经济建设上,党的中心任务的转移决定了党的工作方式,尤其是领导方式的转变。而市场经济体制的确立和逐步完善,也为党政关系的合理调节提供了前所未有的机遇和推动力。

事实是不是这样呢?党政关系与坚持和改善党的领导密切相关,当代中国建设社会主义政治文明、加强党的执政能力建设过程中,是不可回避的一个问题。因此,党政关系无论在理论上还是在实践上都有其调整的必要性。改革开放以来,中国共产党在党政关系方面进行了大胆的理论和实践探索。但是不可否认,现阶段还存在着一些影响我国党政关系模式的许多因素。对新时期党政关系的前景展 望,即党政关系要朝着党政关系法制化、构筑新型制约与监督模式以及创建学习型政党和学习型政府的方向发展,还有若干距离,或者说还有一些认识上难以逾越的障碍。

其实,对于党政关系的探索和讨论,自党的十六大以后,似乎已正式地提上了议事日程,各方面人士的主张都有道理,但依笔者之见,但终究免不了的是改变领导方式,设法把党的意志,在符合宪法法治的条件下,贯彻到国家行政和其他的方方面面去。例如,前些年实行的党的省市委书记兼任人大主任的措施,试图以党和立法机构一体化,来领导政府……但按照鄙人的经历与见闻来说,笔者以为,与其研究改变党的领导方式,不如讨论确立党的领导方法。上个世纪,笔者曾有机会在天津考察。发现全国独一无二的天津,其市委书记和市长是李瑞怀同志“一肩挑”的。从当时天津的干部群众反映看,大家对这个“一肩挑”是非常满意的,没有党政之间的扯皮,工作效率大大提高,实际上已经体现了党政一体化的优越性,尽管那时候的天津党政仍然是两套班子。

也是八十年代,肖秧主政重庆当市委书记,孙同川担任市长。当年,肖秧从北京市经委飞降重庆,被认为是能通天的人物,属于政治新星,众人瞩目。是年,笔者奉命借调到市人大,在人民代表大会秘书组和简报组工作。在投票选举市长的时刻,我们摸底了解到各区县代表团一千多名人大代表,认为孙同川欠缺一点魄力,多数倾向于选肖秧,书记、市长一肩挑。当时的情况是:孙同川是党的中央候补委员,而肖秧同志什么都不是。那年,中央召开党的十四大的时候,重庆的驻京记者肖喻雷发回的传真消息说,肖秧内定要进政治局,并说标准像都已经准备好了。但全国党代会的选举结果是,因为差额选举,肖秧同志连中央委员都没有选上,还怎么谈得上进“政治局”呢?后来按党章规定,选中央候补委员是等额选举,肖秧同志才被选为候补委员,由于是按票数排列名次,新华社发布消息时,肖秧竟是最后一名。他能不气得积郁成疾吗!

于是,我们紧急请示中央如何处置?中央回电八个字:“党政分开。尊重民意。”这八个字是很微妙的。很显然,党政分开四个字放在前面,中央是主张党政分开的,但又要我们尊重民意。这民意怎么尊重呢?我们搞了一次模拟的预备选举,结果是超过半数代表希望肖秧同志“一肩挑”。不得已再次请示,中央要我们好好对代表做工作,并介绍了青海省人大选举的经验。

事已至此,我们只有请肖秧同志亲自出马,到一个一个代表团驻地去做工作,为了党政分开,请各位人大代表选孙同川同志担任市长。

正式选举开始,代表投票结果是一半对一半。按照选举法规定,选市长只要过半数就作数,但这半对半的情况令人难办,计票时间一再拖延,包括新华社在内的各路记者已经等得不耐烦了,实在没有办法,当然只有采取“代市长”的措施了。

也许是天公作美,一位本来请了假的区县代表,忽然想起了要投这神圣的一票,就打的赶到会场,工作人员像来了救星似的,立即给他一张选票,要他画上圈圈,马上宣布计票结果,孙同川过半数多一票当选市长。

这个故事,曾深深地印入笔者的脑海,它多少表明,大部分代表通过多年的实践,已经意识到党政分开不见得是执政的最好办法,而宪法已经法定了中国共产党的领导,那么,党政合一就是一种可行的执政方法,并不违宪。

党政怎么合一?是否一定要研究如何把党的意志在依法的条件下得到贯彻呢?笔者以为,不必这样复杂和麻烦。因为实际上,或者说本质上,党、政府、人大的意志已经是一致的,发生过的一些不协调之处,正好是因为强行的党政分开所致。

共产党是执政党,就堂堂遑遑明明白白地形成党政合一的执政体制,不必用“眼波流,半带羞”地遮遮掩掩的手法,实施要求政府贯彻党的意志的执政。

具体来说,就是在党的全国代表大会结束以后,中央政治局安排好人事,就放手让上台的人干,党的总书记兼国家主席,兼军委主席,地方各级政权上行下效,以此类推。党的组织退到幕后,中央和地方党的组织,只在适当时候,召开中央全会和地方党的全委会,从旁进行监督或做新的安排即可。

2009年4月28日星期二

  评论这张
 
阅读(13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