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朱蓬蓬的个人主页

 
 
 

日志

 
 
关于我

一个没名堂的老头。

网易考拉推荐

新“二人传”问世  

2009-04-16 10:44:4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新“二人传”问世

                         朱蓬蓬

    据说,东北的“二人传”在基层流传时是有黄色意味的。这不奇怪,没有点黄,人民不喜欢。亏得赵本山“取黄存红”,“消淫变情”,赢得了全国的声誉。“二人传”终于登上了大雅之堂。

    近日,见到网上流传一条信息,特有意思,被网友到处转贴,甚至有人把他发送到了我的信箱。引得笔者一时“写”兴大发,花了三七二十一天的功夫,终于编辑成下面这个样子。信息原文是:

“电影女明星阿尼到蒙城作客,菜上一牛鞭,味道特好,问曰何物?冯巩说,牛群身上有!牛群说,冯巩身上也有!阿尼问:我身上有吗?两人齐答:你身上有时有,有时没有!”

阿尼仍然不解,但又不想多问,免得人家认为自己幼稚无知。于是笔者的想像力扩展了,新的“二人传”问世了。

这天晚上,阿尼巧遇到了她早年初恋时的情人,回忆的谈话有点动情了,一起去吃晚饭,阿尼做东,还是吃中午的那道菜。在吃的时候,阿尼说起中午的龙门阵,就问,这东西牛群、冯巩身上都有的,你身上有吗?情人答:当然有的。他们说我身上有时有,有时没有,那我身上什么时候有?什么时候又没有呢?

情人的态度严肃了起来,认真地宣示,你知道我是学马列主义哲学的。马列主义的一条基本法则是:有或没有,是辩证的,一切都随着时间地点条件的变化而变化。由于马列主义在中国革命的试验中有了创新,认定斗争是不断革命的需要,而且,众所周知,实践已经变成了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

“去你的,不要给我讲什么大道理。”阿尼听得发了脾气。

“我不是有意给你讲大道理。问题是现在讲绅士和淑女,最近不是大学也有了淑女的专业培训班吗?什么是淑女?就是要彬彬有礼。低俗化的倾向是要受到谴责的,说话做事都要阳春白雪,不要下里巴人……”

“放屁,你说得这么玄干吗?谁不知道你是个什么货色?”阿尼真的有点冒火了。

“时代是在发展的,我敢肯定,你不会清楚我是一个怎样的货色。人不可貌相,海水不可斗量。我现在也是海归(海龟)了。上个世纪二十年代,那个留法的性博士张教授,北大的蔡孓民校长就看得起,尽管引起一些正人君子的非议,但中国《性史》的开山祖宗非张教授莫属……”

“北大还有性博士?”阿尼好奇地问。

“当然,不过这是那个年头,现在没有了。”情人答。

“为什么现在没有了呢?”阿尼又问。

“因为现在是讲究法治。法制规定要保护隐私。”情人再答。

“到底什么才算是隐私?”阿尼好像要打破沙锅问到底。

“这就很难来界定了。比如说,德国现任的那位总理默克尔,原是东德培养的,年轻时无疑是个美女,现在威严了一点,有点刚愎自用。但无论如何,还是透露出某种性感……”情人像是在大学讲课了。

“你少在胡说八道人家总理。”

“不是胡说八道。那次欧盟的高级会议,一位邻国的领导人见面亲吻默总理时,激动得乱了手脚,这一吻没有吻在脸颊上,吻到了女总理的鼻子顶端,记者从多角度拍下了这个镜头,让‘尴尬’传遍了全世界……”

“接吻算什么隐私?现在男性赞赏女性性感,女性还要说谢谢呢!”阿尼莫名其妙地问。

“一般接吻当然不算隐私,但现在,我们两个的就应该是隐私……”情人说着就想行动了起来。

阿尼一巴掌拍开了情人伸过来的嘴巴说:“好了,少说废话,我已经请你吃过夜饭了,以下要由你安排了。”阿尼放下筷子,用纸巾搽了搽嘴,立即买单。

轻车熟路,他俩找了一个地方,登堂入室,盥洗完毕,宽衣解带,一切准备就绪。

阿尼学做斯文曰:“请君上马。”但突然想起了什么,又对情人说:“慢着,你去检查一下,看一下这里安装窥视探头没有,不要将我们的隐私让人公开了出去。”

“你放心。我已经在那个探头上贴了我们的最新科技产品,你肯定看过今年的贺岁片《非诚勿扰》,那个冯小刚编导、葛优主演的戏,发明了什么“剪刀石头布”的新科技产品,那是瞎吹。我的发明不一样,它会记录下我俩一切细微的活动,而它原来那个探头则什么都得不到。”情人得意地宣布。

“你这家伙现在是干什么地吃的?”

“不瞒你说,鄙人现在是大学的神经生理医学卫生一级教授,博士生导师。我们的录像就是一则最实在的教学资料。”

“卑鄙,不要脸。你敢?那一次,深圳的狗屁领导和我交易以后不给我项目,我才不打让手呢?量小非君子,无毒不丈夫。我把他送进了监狱。”

“这没有错。投入产出至少应该是相等,或者是平衡的,或者说是双赢的。终极目标则是盈余和利润。我不会亏待你的。这一次的好处费全部归你。”

“这还差不多。不过,今天我的最根本的问题你还没有回答我呢!”

    “稍安毋躁,时间地点条件都会变化的。一会儿通过实践你就知道答案了。当然,这是需要一番斗争的……”

阿尼已经急不可待,再次娇艳得不太斯文地曰:“还在磨刀吗?请君上马了。”

“听命!不过,隔了三秋,有点生疏了,烦卿卿牵引上路……”

通过斗争的实践,有了情人的指点,阿尼豁然开窍,那个东西,进去了就有,出来了就没有。于是,她得意地也讲了一个故事。那年,她演一个军队女扮男装的角色,一天在战斗阵地,战士的下身红了一片,连长问道:“你哪受伤了?”战士忙说:“没,没事。” 连长急扒下了他的裤子,一惊:“那玩意儿都炸飞了还说没事?”

急送医院,医生检查后说,的确没事,这是女性的自然状态……

情人听了这样的故事,若有所思,停止了活动,发表意见说:“你这个情节很有启发。我们很多大学和一些单位的工作之所以搞不好,就像睡觉,寡妇睡觉,上面没人;妓女睡觉,上面老换人;和老婆睡觉,老是自己人搞自己人,能搞得好吗?女扮男装是一种创新思维……” 

“这算什么创新?那年我在日本拍戏的时候,一日本女演员在桑拿洗澡,想找中国猛男为其搓澡,猛男搓着搓着突然起性,将其阳物插入其羞处,日本女人大怒:你的什么的干活?猛男曰:里面的搓搓……!”

好吧!现在我们正式开始里面的搓搓…………

    暂且搁笔。很遗憾,我十分崇敬的马季和侯耀文老师已经逝世,但还可以请教赵本山老师,或者牛群、冯巩、陈佩斯、郭德钢、魏文亮、李伯群、刘宝瑞、黄铁良、戴志诚、高晓攀、张建生……诸位新老大师,这个新问世的“二人传”,其主旨是否还有一点可取之处?若没有,就请诸位“大家”来补充。若有,就争取在今年“春晚”请你们演出如何。  2009年4月16日星期四

 

  评论这张
 
阅读(11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