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朱蓬蓬的个人主页

 
 
 

日志

 
 
关于我

一个没名堂的老头。

网易考拉推荐

根据考古学家的调查  

2009-12-04 15:24:36|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根据考古学家的调查

朱蓬蓬

    梁文道先生在2009-12-03【南方周末】的文章提问:《工人的生命代价是谁的代价?》。文章的提示是:为什么我们总是那么轻易那么漫不经心地就能把一些东西当成“代价”,然后说的人和听的人都往往摇头一叹“没办法”呢?

    在同一版上的其他人的文章,如,秦俟全的《宫崎骏不带我们玩了》,为中国的盗版问题提出了警告。吴澧的《建议恢复干部参加劳动的制度》,文章如题,观点明确。王溢嘉的《传统寒热病的背后》,批评了对待传统的态度太“功利”。林达的《奥巴马和教育改革》介绍了“章程学校”。总之这些文章一目了然。懂。

就是梁文道的文章,读了几遍也未猜透其用意。比如,谈中国的肺尘病,却拿五千年前古埃及作比,说根据考古学家调查,有记录显示,那时的工人就大批患上了肺尘病。

    文道先生问:“五千多年之后,我们不盖金字塔了,但是我们在地面上筑起一座又一座的摩天大楼,在地面下挖出一条又一条的地铁隧道;然后,我们的工人依然得了肺尘病。这到底是怎么回事?难道今天的中国竟然没有办法预防这么古老的疾病?更重要的问题是那些病患该怎么办,古埃及尚且留有碑文记述肺尘病人之苦,我们该不会令这些有名有姓的人淹没在历史之中吧?”

问题很有深度,只是不知道文道先生是怎样从那位考古学家的调查中,想出五千年后“我们的工人依然得了肺尘病”的问题。“古埃及尚且留有碑文记述”,我们却什么动作都没有,文道先生为了不让“这些有名有姓的人淹没在历史之中”,就揭竿而起写时评文章了。

    得了肺尘病会怎么样呢?文道先生描述:“原本柔软的肺部组织坚硬如石(且想象胸口怀有一块大石的感觉),于是你呼吸渐感困难,不断咳嗽吐痰,每吸一口气都沉重得要费尽全身力气,所以你总是弯着腰喘气,消瘦的身子再也直不起来。而且它没有根治的方法,只能以医药延缓死期,最后你还是难逃窒息而亡的结局。这么痛苦的过程如果用财务的角度来理解的话,就是‘欠债’二字。得了肺尘病的工人最担心的通常不是自己还能活多久,而是死后家人的负担有多重。有些人考虑过自我了结,可是一想到已经累下的欠债,念及寡女自此之后工作只为还债,幼儿交不出学费上学,他就不能安心寻死了。怎么办?他们一次又一次地上访,希望政府出面协助。假如政府爱莫能助,他们就只好回到那个死不成但也活不了的困境了。”

描写生动,读了令人感到惭愧。“那些病患的凄绝命运”,文道先生“惊心动魄”到“不忍复述”。肺尘病人上访了,“理论上,政府应该站在工人阶级那边”,但一位政府工作人员对着聚集上访的工人说:“这是历史的欠账,是发展的必然代价。”于是,这句话刺痛了文道先生,先生说:“我还是第一回听见官员将一群待死之人也说成是‘发展的代价’。这句话究竟是什么意思呢?是不是为了城市的建设,人命是必不可少的代价?而且这个代价还是现在不必偿付的?为什么我们总是那么轻易那么漫不经心地就能把一些东西当成‘代价’,然后说的人和听的人都往往摇头一叹‘没办法’呢?谁有权力界定什么东西什么人要当那个玄而又玄的‘代价’?”

又是一连串的问题。当然,这些问题归总,就是文章有点别扭的题目:工人的生命代价是谁的代价?

是谁的代价?其实,成长和受教育于资本主义的文道先生应该非常清楚。这就是马克思所论述的,资本主义那血淋淋的人和人之间的关系。再把文道先生的题目通俗明朗化一点就是:资本主义取得的伟大成就,就是以千百万工人付出的血汗和生命为代价。

毫无异议,中国的有些官员十分混账,不懂得“生命至尊”,说话放肆,不能够原谅。“为什么1950年代就把‘肺尘病’列为必须通报的职业病,到今天还不能预防和治疗?以至于引出了许多问题”。这里请容许笔者胡说八道一句,其实,生命在西方人眼里也并非就是至尊的。如不信,有匈牙利裴多菲的诗句为证,“生命仅可贵,爱情价更高”,爱情比生命价更高。“若为自由故,两者皆可抛”,你看,比起生命来,自由更重要。无论是西方的资产阶级革命,还是东方的社会主义革命,仁人志士都是抛头颅洒热血的,生命算得了什么?还要增兵阿富汗!

如果要说到今天的中国的话,文道先生在中国找饭吃,所以不敢大胆地说他心里的话,或者只是说了些让人不得要领的语言,弄不好就像鲁迅先生所形容的那样,是“丧家的资本家的乏走狗”的吠言,而且是焉焉的吠言。

其实(不得不再用一个),文道先生也是很清楚的,包括香港在内众多海内外精英正在教中国“恶补”的一课,就是资本主义发展历史的全部过程。想几十年走完人家百多年走过的路,问题能不成堆?岂止一个肺尘病?

笔者以为,文道先生把一个本来很了然的事,为了上纲上线,把考古学家也抬出来了,结果搞得“玄而又玄”,既不能显示自己的博学多才,又不能表示自己没有习惯的偏见,只让鄙人感到文道先生有点江郎才尽的味道。哦!不是江郎才尽,在下说错了,应该是“港郎才尽”才对。否则,他会提出一些防止肺尘病的具体意见,不会像那些人摇头一叹说“没办法”的。

2009年12月4日星期五

  评论这张
 
阅读(13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