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朱蓬蓬的个人主页

 
 
 

日志

 
 
关于我

一个没名堂的老头。

网易考拉推荐

关于龟和鳖的纠缠及其它  

2007-09-11 10:01:32|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关于龟和鳖的纠缠及其它

朱蓬蓬

读冯克利的文章,我才知道在西班牙的文字中,乌龟和甲鱼都叫做“Tortuga”。那么,西班牙人是不是真的不知道乌龟和甲鱼是两种动物呢?应该说这不大可能。

不过,问题确实发生了。去年夏天,马德里一家中餐馆被人举报到警察局,说这家餐馆每天都在用Tortuga招待食客。警察一听,这还得了,Tortuga是已经被收入濒临灭绝动物的名录,受到政府A级保护,无论捕杀食用,概在禁止之列。于是,警察立即出动,进行搜查传讯,然后以杀害和出售保护动物的罪名把餐馆老板告上法庭。西班牙各大媒体也闻风而动,《国家报》、《世界报》都以濒危动物发财为名进行炒作。

遗憾的是,尽管老板一再说明,我们餐馆供应的Tortuga汤,是从中国运来的水产品。它们是甲鱼Tortuga,而不是乌龟Tortuga。乌龟和甲鱼是两码事。

但西班牙只有一个Tortuga,问题始终纠缠不清楚,只能等待将长达三年以上的时间来进行诉讼。因为,据冯克利说,此案的审理,需要先研究Tortuga的拉丁语词源和动物分类中的种属纲目的关系。在没有搞清楚保护动物名录上的Tortuga确指什么东西之前,老板那道鲜美的Tortuga Sopa(甲鱼汤),也只有先从菜单的名录上抹掉了。

事实到底如何解决,不是主要的。反正在语言问题上我们和外国人纠缠不清的事情还多,并吃了不少亏。但我们必须把关,区别龟和鳖。我们叫龟者,英文叫做 tortoise。属龟属动物(Chinemys reevesii)。头、颈侧面有黄色线状斑纹,背甲有三条纵走的隆起,后缘不呈锯齿状,雄体背部黑色,雌体呈棕色,腹面略带黄色,均有暗褐色斑纹,四肢较扁平,有爪,指、趾间具全蹼,产于中国、朝鲜和日本,其腹甲可入药。汉·蔡邕《篆势》云,龟文体有六篆,巧妙入神,或象龟文,或比龙鳞。而鳖,从鱼,本义甲鱼,一种爬行动物,俗称“团鱼”。英文叫做soft-shelled turtle,Amyda sinensis,属于龟鳖目、鳖科。是中国特产的一种软壳水龟,分布于中国南北各地,多栖于池沼、河沟、稻田中,肉味鲜美,一般认为是补品。《墨子·公输》云,江汉之鱼鳖鼋鼍为天下富。

冯克利的文章《姑以乌龟作鳖汤》,其实是西班牙人把“鳖汤”错认为“龟汤”。这鳖汤,就是当年“马家军”让长跑姑娘们吃了长力气的汤,西班牙人没有这口福,就不让他们吃也罢。

冯克利是一位学者,语言学家,翻译家。山东省社科院儒学所副研究员,1955年生,译有《民主新论》、《学术与政治》、《政治的浪漫派》、《宪政经济学》、《反潮流:观念史论文集》、《二十世纪的政治哲学家》、《经济、科学与政治》、《致命的自负》等,著有《尤利西斯的自缚:政治思想笔记》。据报道,他和他的学生杨日鹏翻译的斯蒂芬之《自由,平等,博爱》,也将由广西师范大学出版社出版。

笔者在2005年,读过一篇他“如厕阅读”的文章说。“人这一辈子,有一项任务是无论如何也摆脱不掉的。大体上,一到两日内,至多不出三日,必须入厕卸货。若以人寿七五,每日一番,一番耗时十五分钟计,则人生需以蹲姿或坐姿,在厕所里度过七千小时上下。我们这时只能在孤独中与异味相伴,西人雅喻大小便为nature’s call(自然在召唤),非常传神,也很能传达此时的无奈。人体的进出口两个环节,颇能反映人性的两面:每有美食,大家便喜欢相聚而餐,这反映着人的社会性;入厕者则多孑孑而行,成帮结伙的甚少见。不管厕所盖得多么富丽堂皇,尚未见过引来公款消费的热潮,可见厕所不是个能够享乐的地方。

不过,话又得说回来。这项差事不管多么无趣,却有个莫大的好处:你只管坐着就成,用不着动脑子它便自动完成。所以,为消磨这新陈代谢夺去的时光,自打粗通文字起,我就养成了一种如厕阅读的习惯。”

原来乡下人的习惯都差不多,鄙人也是自幼就如厕阅读,所以就趁机引了这一大段文字。如果不反对,现今的如厕条件好得多了,珍惜光阴者值得效仿。

冯克利珍惜时光,确实就成为了大学问家。他对近年来“重新阅读西方”的潮流,有自己的看法。认为:“借助于翻译文献了解西方,仍难免有隔靴搔痒之弊,入木三分是绝对谈不上的。”例如,Liberty,自由这个概念并非是现代的发明,而是搀杂着希腊语eleutheria和拉丁语libertas的基因,有2000多年历史了。因此,斯塔尔夫人说:“自由是古典的,专制是现代的。”

如何解释自由是一门需要研究的学问。联想到近年来学者的揭示,我们从上个世纪初起,就对马克思主义著作的做了许多“误读”,也许由此而来,使得无产阶级的革命事业走了许多弯路,冤枉送掉了许多生命;在中日关系之间,尽管同肤色同人种,多少年来相互也有不少误读,这误读,既有无心的,也有有意的;至于在中美关系之间,情况也同样如此,仅仅从布什总统的诸多讲话中,不要说是亚洲人,就算是多民族组成的美利坚合众国的国人,也有许多人无法理解他的俗语、俚语、幽默语,以及某些粗语和下流语。

正如冯克利教授所言:“文字的转换之间流失的东西,往往总是一种特定文化体系生命历程的记录。”这种东西,有些是沉淀于心灵深处,只能意会无法言传的。对于这种不能言传的东西,现代人提出以宽容与和谐来弥补。在宽容与和谐的过程中,让沉淀于心灵的东西融合起来,一致起来,最后走向一体化的大同世界。

2007-9-10                                                                                                                                                                                                                                                                                                                                                                                                                                                                                

 

  评论这张
 
阅读(24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