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朱蓬蓬的个人主页

 
 
 

日志

 
 
关于我

一个没名堂的老头。

网易考拉推荐

杂文的使命是与狼共舞  

2006-10-14 15:26:22|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杂文的使命是与狼共舞

朱蓬蓬

今年的国庆节前夕,一些朋友鼓动我把在网上发表的杂文收集起来,出一个集子,以留作纪念。(其实,大家心照不宣,知道我在世的时间不会太多了。)我并不反对这个意见,但是收集起来也很困难,一些自己以为比较好的文章,却找不到了。有的网站也已经撤消了。新华网曾发了我572篇文章,但这些文章已经无法全部查到。在搜索引擎搜索到近200篇文章的时候,我突然感觉心速混乱,呼吸紧迫,头脑一片空白,小便自行流淌,知道要发病了,立即吞救心丸若干,才慢慢缓过气来。
说实在话,我自知在气温开始下降后,身体就不大能适应,今年的冬天能不能过得去呢?这是很难说的。因此在稍微好转以后,我决定在我杂文集的第200篇,写一篇《杂文的终结》的文章,宣告就此封笔。

我在重庆大学的孩子从电脑上下载了这些文字后,交给人家,速度奇快,10月3日,杂文集的清样就出来了。校对这整洁的清样时,突然心血来潮,把最后一篇《杂文的终结》发给了“华网文盟”。之所以发给“华网文盟”,是因为我在搜索时发现,原来我是在2002101693729秒在华网文盟注册的,存文184篇。我在还要早一些时间注册的网站就找不到了。

10月3日上午10点,我发出《杂文的终结》后,没有想到的是,就在2006-10-3-11-51的时候,就有一封email发到了我的邮箱。打开一看,信是这样写的:

“感谢您对华网文盟一直的支持,也一直很喜欢您的杂文。今天读到您的文章《杂文的总结》,听闻您正在病中,我谨代表华网所有文友向您致以最真诚的问候。也希望您早日恢复健康,安寿以享。

人不仅仅需要好的身体,更需要勇往直前的精神,敢说真话的勇气。您至少在后两者上一直激励着我们这些后辈。无论您封笔与否,也无论这个世界发展到什么程度,我们相信,杂文是会永远存在的。

最后致以一个文友的敬礼。”

署名是“与狼共舞”。

读完这封信,我整个人被感动了,被颤抖了。尽管医生曾一再警告我,遇事要冷静,不能激动。否则很难说。

在网站,“与狼共舞”的名气很大,但我并不知道“与狼共舞”是何许人,是什么身份,但他代表“华网”所有文友对我致以最真诚的问候,我怎么能不感动呢?我这一生,从地方到中央,虽然也得过不少表彰和荣誉,但在记忆中,还从来没有人对我做过“最真诚的问候”。

另外,信中说:“勇往直前的精神,敢说真话的勇气,一直激励着我们这些后辈。”我怎能担当得起?我怎么能不感到鼓舞和惭愧呢?我这一生,参军当过兵,成为干部,下过农村,去过工厂,当过教师,做过生意,也就是说,工农兵学商,样样都熏陶和领教过,做的好事不多,犯的错误不少,因此,最好的25年青春年华是在集训、劳教、劳改的生涯中度过的。党组织拨乱反正后,对于我的表现是满意的,但从来没有一位党内的同志敢于赞赏我有“勇往直前的精神,敢说真话的勇气”。

感谢“与狼共舞”对我说的话。一位从未晤面的朋友,一位知我爱我疼我的文友。俗话说,相识遍天下,知心有几人?我将“与狼共舞”的信件向离休支部作了汇报,正好支部按上面的布置要评“四好个人”,大家一致把我评了出来,准备在重阳节接受表彰。

我是在八一建军节前夕出院的,因为医生认为治疗已经尽了最大努力,换一个环境,在家里也许会对我好一点。

我已经在医院许多年了,行动困难,长期卧床吸氧,靠一部手提电脑知道信息,并写点文字和国内外相识的和不相识的联系。

生活是复杂的,但党的六中全会将要倡导的和谐社会,也许会从根本上改变我们的人际关系。尽管我在《杂文的终结》一文中引用了鲁迅在《且介亭文集》中说的话,“杂文作者的任务,是在对于有害的事物,立刻给以反响或抗争,是感应的神经,是攻守的手足。为现在抗争,却也正是为现在和未来的战斗的作者,因为失掉了现在,也就没有了未来(一九三五年十二月三十日,记于上海之且介亭)。”鲁迅又说:“我有时决不想在言论界求得胜利,因为我的言论有时是枭鸣,报告着大不吉利事,我的言中,是大家会有不幸的。(一九三五年十二月三十一日,鲁迅记于上海之且介亭)”

看来,“与狼共舞”君的理解是对的。“无论这个世界发展到什么程度,我们相信,杂文是会永远存在的。”

因为即使在和谐社会,仍然需要批评与自我批评。杂文已经做了许多好的工作,但完成它的历史使命,还有待时日。我本人垂垂老矣,虽精疲力尽,且病入膏肓,不想再“杂”下去了,但还不能封笔,在等待上帝召唤进入天堂之前,只要一气尚存还应该写,尽管我的文字有不当之处,有过激之言。

杂文的使命,在某种程度上说,就是与狼共舞。因为任何社会都有“潘多拉的盒子”(造成灾难的根源);任何人群都有“斯芬克斯之谜”(难以理解的问题);而杂文作者的头顶上始终挂者“达摩克利斯剑”(可能发生的潜在危机)。

2006-10-9

  评论这张
 
阅读(189)|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