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朱蓬蓬的个人主页

 
 
 

日志

 
 
关于我

一个没名堂的老头。

网易考拉推荐

对学问对人物的评论要慎重  

2006-10-14 15:20:37|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对学问对人物的评论要慎重

朱蓬蓬

童年时学习鲁迅的《拿来主义》,解放后,我在教语文时也教过《拿来主义》。课文中确有这样的句子:“某些人……因为祖上的阴功,得了一所大宅子,且不问他是骗来的……或是做了女婿换来的。”

对于这句话,文章有一个注释:“这里讽刺的是做了富家翁的女婿而炫耀于人的邵洵美之流。”

邵洵美,在我学和教的过程中,都只有模糊的印象,他是新月派的诗人,而因为鲁迅是文化旗手,新月派之类的人物,不得好评似乎是当然的了。

但是,近日读到《北京青年报》记者的文章——《邵洵美:鲁迅一条注释“掩埋”他一生》,介绍了邵洵美的女儿邵绡红。我才知道,我在学的时候是受骗者,我在教的时候是骗人者。我们活着的许多人都对不起邵洵美。

现在,邵洵美的女儿邵绡红,历时十余载,在走访了当年曾与邵洵美有过接触的施蛰存、秦鹤皋、许国璋、萧乾以及项美丽等人后,写出了《我的爸爸邵洵美》一书,而经她亲自整理的一套十本《邵洵美文集》也将付梓出版。(今年627日,是邵洵美诞辰一百周年)

原来,在鲁迅与邵洵美之间,有一段说不清道不明的“公案漩涡”,使得邵洵美在新中国成立后的现代文学研究中,长期处于边缘地位。而新月派主将,有着“小孟尝”之名的诗人、散文家、翻译家、出版家邵洵美,其人其事还是笼罩在扑朔迷离的烟雾之中。

现在知道,在《拿来主义》的注释中,(还不清楚这注释是鲁迅亲自写的还是其他人在编集子时写的)鲁迅先生所指的“富家翁的女婿”,是指邵洵美娶了盛宣怀的孙女盛佩玉。

对这样的评语,邵绡红说:“邵氏家族在上海也是一个大家。我的太爷爷(即邵洵美的爷爷)邵友濂官至一品,曾任湖南巡抚、台湾巡抚。爸爸从小被过继给大伯邵颐,而邵颐的夫人李氏是李鸿章视为己出的侄女,当年以中堂大人的千金之名嫁到邵家,从谱系上讲,李鸿章也是爸爸的外祖父。其次,很多人不了解的是,爸爸和妈妈是姑表亲。爸爸的生母是盛宣怀的四女儿,爸爸不仅是盛宣怀的孙女婿,其实更是他的亲外孙。”

都是显赫的家世,看来就不是鲁迅所言:“因为祖上的阴功,得了一所大宅子,且不问他是骗来的……或是做了女婿换来的”。

据说,邵洵美和鲁迅,除了在1933年萧伯纳访问上海的欢迎笔会上见过一次面外,他们并没有太多的直接交往。那么,为什么鲁迅对人家的个人生活做如此的攻击呢?这也许是一段鲁迅与邵洵美之间说不清道不明的“某种误解”

邵洵美的一生除了是新月派的主力之外,他和徐志摩有面貌相似的奇缘,他和美国人项美丽(即1935年从美国来到上海的埃米莉·哈恩,当时她的身份是美国《纽约客》杂志社的通讯记者。)则有意气相投的文情和恋情。直到今天,新月派诗人的贡献仍然在文学史上有一席之地,特别是邵洵美和项美丽曾在1938年出版的《直言评论》月刊,竟然发表了毛泽东撰写的《论持久战》的英译文。

关于《论持久战》发表这件事的原委是这样的。1938年,毛泽东的《论持久战》在延安发表。中共地下党员、香港《大公报》记者杨刚,当时隐蔽在上海霞飞路项美丽家中,使项得以见到《论持久战》。项美丽将该文译成英文后,邵洵美立即将其在《直言评论》(《自由谭》英文版)上连载,并加按语:“近十年来,在中国的出版物中,没有别的书比这一本更能吸引大众的注意了。”在连载的同时,又出版了《论持久战》单行本。1939120日,毛泽东专门为英文版《论持久战》写了名为《抗战与外援的关系》的序:“上海的朋友在将我的《论持久战》翻成英文本,我听了当然是高兴的,因为伟大的中国抗战,不但是中国的事,东方的事,也是世界的事……”邵洵美又亲自将这篇序译成英文(以前误认为是杨刚译),列在单行本前面。

按理说,邵洵美不但不应该被敌视,而且应该大大地被器重才对。

由于历史上用文字记载着的鲁迅的话,加之解放后政治运动中的左,195810月,邵洵美因历史反革命问题被逮捕,19624月教育释放(注意,不是无罪释放)。上海市公安局的决定书说:“经复查,邵洵美历史上的问题不属反革命,195810月将其以反革命逮捕不当,予以纠正。”

几年监狱,已经把邵洵美折磨得虚弱不堪,肺原性心脏病使他气喘难止。他的“历史反革命案,直到诗人闭目17年后的19852月才得以正式平反。

问题本来是如此简单,却又被搞得如此复杂,当历史翻过去一页,我们再来叙述这笔历史文债,不能不感到文人审慎落笔之重要。

有人说,如果中国现代文学史是座大茶馆,众多的文豪名士各是一把“壶”的话,那么,当史家们提起三四十年代的鲁迅、徐志摩、林语堂等“壶”们的时候,总会不时提到他们身边邵洵美这只“杯子”。而当我们拂开历史的积尘,去探询它的本来面目时,我们会发现,其实邵洵美也是一把“壶”,且是一把拥有诗人、作家、翻译家、出版家多种头衔的“多功能壶”。

“唯美”诗人邵洵美,已被我们冷落得太久。他只偶尔被当作道具提及,活在他人回忆的夹缝间,有时还免不了因误解而充当尴尬的角色。!

近日,有记者在位于公园大道的北京新居里,采访了已过古稀之年的邵绡红,随着她的叙述,一段如烟的往事逐渐呈现出清晰的轮廓来。

当笔者读到这些历史往事时,才深感拂开历史的积尘,去探询它的本来面目时,这拨乱反正的任务是如此的艰巨。

邵洵美的反革命案仅仅是浩瀚历史中的一件,而这一件也只是由于鲁迅先生的文人“笔战”所留下的冤债。由于文字写手的不慎重,会引发多少人的痛苦与悲愤,还有多少历史的冤案还仍然被历史的积尘掩盖着呢?我们的知情者应该努力工作,尽快地拂去历史的重重积尘。

公正客观地评价历史及其人物,不要被名人的指责所迷惑,这十分重要。但愿在新的时期,在党倡导和谐社会的今天,文人的笔战更要十分地慎重。

2006-10-14

  评论这张
 
阅读(8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