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朱蓬蓬的个人主页

 
 
 

日志

 
 
关于我

一个没名堂的老头。

网易考拉推荐

取舍之间要善观火  

2006-09-21 17:39:43|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取舍之间要善观火

朱蓬蓬

在网上看到一张帖子,写了一副对联曰:

“爱亦苦愁,恨亦苦愁,看世界谁离情忧,谁与情休?
生是尽头,死是尽头,问轮回命因何由,命有何求?”

对联后,有一首小诗解读说:

“迷缘尽处破,慧自法中来。一笑拈花过,千秋落日怀。”

这个帖子是由一生逍遥 于 2006-9-20 11:03 编辑的。

笔者在看到这张帖子时,刚刚读到《杂文报》上流沙先生的一篇文章。此文的题目是《没有永远的敌人》。也许是人的思维有特异性,我竟然把流沙的文章和“一生逍遥”的帖子联系了起来,尽管它们本来似乎是风马牛不相及的。

流沙先生的文章透露了一个鄙人未知的信息,说英国的“原香港总督彭定康与中国政府激烈对抗,我们曾用‘千古罪人’一词去形容他。十年后,彭定康却成了中国人民的朋友。”

怎么成为朋友的呢?,在“杨澜访谈录”中介绍,彭定康于1999年担任欧盟委员会外交专员,中国参加世贸组织谈判时,他为中国做了许多有益的事,如推动欧盟解除对华的武器禁运,认为中国的发展对全世界是一种机遇,而不是威胁。他力挺中国,到北京来时受到北京礼遇,还到中央党校演讲……

由此,流沙有了“没有永远的敌人”的结论。

笔者是赞同流沙这个创新的观点的。因为中国人过去“不是敌人就是朋友,不是朋友就是敌人”的想法太极端,不符合现今要“和谐”的潮流。

彭定康从敌人到朋友的转变,大概是由于他常年处于香港,敏感地意识到中国将强大起来,世界形势及其走向将有大的变局。除了政治判断的必然,原总督先生的感情上,也必然有爱恨愁苦的“情忧”过程,这就应了“爱亦苦愁,恨亦苦愁,看世界谁离情忧,谁与情休?”的上联。

说到彭定康,我们当然就要想到英国,以及英国的首相布莱尔。据《卫报》报道,今年八月,布莱尔在Barbados海滩度假回到伦敦以后,15位国会议员要求他辞职,这位53岁的首相迫于压力,答应在一年内辞职。

布莱尔年轻有为,已经当了三届首相,很得英国人民拥载,但当他紧跟美国总统布什入侵伊拉克时,英国人民认为未经联合国决定就出兵是非法的,报纸上嘲讽布莱尔是美国的“Lapdog”(哈巴狗),他的威望直线下降。布莱尔的处境不妙,是受他的难兄布什的影响,而美国总统布什也因反恐和伊战,单边主义和邪恶轴心,闹出了诸如情报失误、虐囚、秘密监狱等等的麻烦,使他的公众支持率达到上任以来的最低点,一系列的亲信官员惹上法律麻烦,甚至离他而去。不仅如此,朝鲜半岛、中东、伊朗、等许多问题,都使布什总统焦头烂额,他还能做到任期满吗?

历史证明,美国总统的第二个任期往往处境艰难。从1913年到1921任

美国总统的伍德罗·威尔逊,到1993年至2000年的比尔·克林顿,在这段80年的历史中,如果算上杜鲁门,美国共出现过7位连任总统。这7位总统中,几乎没有人不在第二个任期内摔跟头的。布什能逃过第二个任期的艰难怪圈吗?看起来很难。这真是有点,“生是尽头,死是尽头,问轮回命因何由,命有何求?”的味道。

虽然不见得是生死,但轮回是因何由呢?问布什和布莱尔这对兄弟,你们曾经的一意孤行,到底是有何求呢?

据国际问题专家们的描绘,如今的布什已经在筹划新的联盟,欧洲以英国为核心,亚洲以日本为核心,在美国的领导下,这个战略联盟的对象可以是俄罗斯,可以是中国,也可以是伊朗……

美国的习惯是要有假想敌的,现在,除了恐怖主义之外,作为是国家主体存在的,哪一个是假想敌呢?最微妙的帮美国作战略分析的文章曾说,对于中国,美国最为难,他“似敌非友,似友非敌,似敌似友,非敌非友”,到底算是个什么呢?难以论断。

大概一切都在变化的过程之中。当年偷袭珍珠港的头号敌人日本,现在美国把他视为朋友,而当年列为同盟国的中国,到成为敌友难以界定的战略课题。呜呼,敌友,友敌,如流沙所言:“没有永远的……”

第二次世界大战结束以来,世事发生了许多变化。如果要讲全球一体化,各种敌友之盟都是不合时宜的组合了,现在,布什和布莱尔都在祈祷,上帝该如何指引呢?圣经的《诗篇》说:“他使我躺卧在青草地上,领我在可安息的水边……”上帝的意志也是他的子民的愿景。其实,不管是基督教、天主教、伊斯兰教、印度教、佛教……的所有神灵、菩萨、阿訇……都是爱护他的子民的。由此,我们可以想见,一生逍遥于2006-9-20 11:03 编辑的那首小诗:“迷缘尽处破,慧自法中来。一笑拈花过,千秋落日怀。”实在是一语中的。这人间,有破,有来,有过,有怀。建议世界所有的政治精英们,对于行动的考量,其取舍之间,必须洞若观火。即使不能做到“洞若”,至少也“要善于”,你说呢?

以上为鄙人对联、诗的随意、任性之适用,望编辑者一生逍遥勿要见怪。

2006-9-21下午
  评论这张
 
阅读(15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