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朱蓬蓬的个人主页

 
 
 

日志

 
 
关于我

一个没名堂的老头。

网易考拉推荐

读韩美林的《谁入地狱》  

2006-07-15 09:56:07|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读韩美林的《谁入地狱》

朱蓬蓬

近日读韩美林的《谁入地狱》,(杂文月刊2006-7‘下’)才知道他因为与“三家村”有牵连,掉进了20多年的苦海。他动情地写到两天没有吃饭,在行人围观动物那样的情况下,抓起别人丢在地上爬满苍蝇的5个包子皮,连土带沙狼吞虎咽地塞到了饥肠辘辘的肚子里。。。。

读到这里,我的眼泪情不自禁地流了下来。

我的已经考上大学的孙子好奇地问:“爷爷,这是真的吗?”

我说,是真的。因为我也有过类似的经历。

那是在上个世纪的五十年代,我在党报发表的一篇文字中提到了胡风,尽管我和胡风没有任何关系,但却因为《人民日报》编者按语称:“胡风反革命分子已经渗透到我党政军各个部门。”需要按比例抓。由此而被打成“胡风反革命集团的骨干分子”,在集训、劳教、劳改中度过了20多年。一次,在西南边陲的甘洛彝族自治县的劳改农场,奉命出差挑米。就在县城的一个饭馆门口,我饿得不行了,坐在地上,那几个服务员知道我们是劳改犯,就有意把啃过的大块羊肉骨头丢到地下,让我们几个饥肠辘辘的犯人,在行人的围观下从泥地里争夺。

的确是那样,不是在那个条件下的过来人,是无论如何都不会相信的。不要说我的孙子不相信,就是在落实政策以后,一位组织部门的干部听到我的叙述,也不相信,甚至认为我还在污蔑社会主义。。。。

韩美林是一位高大的男子汉,他说,他的支撑架“全部是由苦难、羞辱、辛酸、失落、空虚与孤独组合起来的,那无数的唾骂、防不胜防的卑鄙的陷害。。。你得忍无可忍地再再忍。。。我有女儿见不到,我有家庭聚不成。。。”

字字血,句句泪,你没有经历过,你能读得懂吗?

韩美林,据我所知,还有许多像韩美林一样,从苦难中活出来的人,都是意志最坚强的人。诸多如老舍那样写过“龙须沟”、“西望长安”、真情实意地赞美社会主义的人,因无法忍受羞辱而告别了人世。活下来是很不容易的,活下来并继续创造出业绩是更不容易的。

读《谁入地狱》,我流泪了。不但流泪,还有点心惊肉跳,因为韩美林说:“这酸甜苦辣的人生,这天堂地狱的世界,才能造就出一个伟大的艺术家。。。”

也许,中国人对马克思的辩证法是学得够透的。酸甜要配苦辣,天堂要配地狱,事物总是在矛盾中前进,矛盾才能有造就。其实,马克思那点“辨证”,中国古代就有,老子的“福兮,祸之所伏;祸兮,福之所依”。事情总有两面。即使一时没有两面,也是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

我们为什么一定要有矛盾呢?没有苦辣,没有地狱,就不能造就出一个伟大的艺术家吗?

于是,我想起曾警告过的话,再过十多年要再来一次文化革命。于是我就心惊肉跳。。。

哇!有人说历史是经常要重复演出的。也有人说忘记历史就意味着背叛。是吗?

但在新的21世纪,先知先觉的人士,已经意识到“公正”、“公平”、“和谐”的重要,即使有种种的矛盾,但愿都能心平气和地调解,在和谐的气氛中,建设和复兴中华,不要再在炼狱中搞得心惊肉跳。能行吗?2006-7-15

 

  评论这张
 
阅读(29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