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朱蓬蓬的个人主页

 
 
 

日志

 
 
关于我

一个没名堂的老头。

网易考拉推荐

读王尧的“作者之死”  

2006-06-09 14:27:18|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读王尧的“作者之死”

朱蓬蓬

王尧先生的“作者之死”的文章,提到了文革期间一些人用过的笔名,诸如“颂青、学青、红联、激扬、一兵、青松、逐浪高、狂飙、闻而思、雷达兵、红匕首、迎九大、侦察兵”等等。并说这些作者大都是北大的老师和学生。但至今未见有人认账的。

另外,还有一些署名“梁效”、“罗斯鼎”、“石一歌”等的写作班子。参与者有著名的学者如冯友兰、魏建功、周一良、林庚等。舒芜曾作《四皓新咏》讽刺冯、魏、周、林诸公。参加写作班子的人,有一些是发表过“反思”文章的。当然,也有不认账的。

为什么不认账呢?因为“文革”是被否定的,如果“文革”是被肯定的呢,那些“无作者文本”的制造者,革命有功,早就跳出来“认账”了。

王尧写《作者之死》,是希望制造这些“无作者文本”的人反省自己的。他赞成钱钟书“记愧”的要求。那些在运动中的旗手、鼓手、打手,以及“冷漠的看客”,“热情的凑热闹的瞎起哄的人”,都应当“记愧”。如果连应该惭愧的记忆都没有了,所谓反思历史又从何说起呢?

道理确实如此。但愿景很难实现。

上个世纪的八十年代,改革开放伊始,在某次干部大会上,笔者聆听过一位被提拔为“厅局级领导”的人表白:本人在文化大革命中斗私批修的言语行动,全部是紧跟无产阶级革命路线,按照中央“红头文件”执行的。党指向那里就奔向那里,这是党性强的表现。即使有错误,责任不在个人。

言语铿锵,气势昂扬,声压全场。

读者诸君,有许多人可能都聆听过或是经历过类似的场面,你想,还能让这样的人“记愧”吗?不仅不能,你还得小心点,如果再来一次文化大革命,如上述党性强的人绝对走在最前面。

若要谈及“反思历史”,笔者也曾参加过一些一般的、专业的、学术的反思会议。令人叹为观止的是,即使众所周知的某人是打砸抢的积极分子,但竟然也同样痛哭流涕地声明:自己绝对是受迫害者。于是反思会变成了诉苦会。

迫害人的人是没有的,受迫害的人却是全部。这就是现实。依愚下之见,历史已经成为了历史,不反思也好,拒记愧也罢,反正大家还是会继续前进的。

这不!就在王尧《作者之死》的旁边,就有沈宏非的《一头情圣》。(2006-3-9《南方周末》31版)曾经是美食家的沈宏非,现在研究女人了。“女儿悲,嫁个男人是乌龟;女儿愁,绣房里钻出个大马猴”。从《红楼梦》里薛蟠的歪诗,到“带女人看日落”,这有多少浪漫,这有多少诗意!生活是丰富多彩的,美极了,何必还要去找“反思”和“记愧”那样的麻烦。    2006-6-9

  评论这张
 
阅读(22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